-

於帆狂笑。

“打電話?你當老子是傻子呀!真要打出去了,誰知道對方是誰,萬一是你的拖?萬一你耍詭計,我今天的計劃就全泡湯了。你覺得我會傻到馬上就可以弄死你們,還需要去打個電話確認身份嗎?”

於帆覺得江怡墨太好笑了,這個女人,確實有些小聰明,隻是想跟他鬥還嫩了些。竟然還敢冒充TM集團的總經理,也不想想,人家是什麼人物,被人們稱為財神爺的人,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出來見麵?光憑這一點,於帆也相信,江怡墨不可能是TM集團總經理,要說她隻是個小職工,那倒還有點可信度。

哪怕她說她跟TM集團董事長有一腿,於帆也相信,但說她是財神爺,嗬嗬,根本不存在。

突然!

江怡墨狂笑不止,眼淚直飆,她是笑哭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於帆問。

“隻是覺得你很可笑,難怪你這一生過得狼狽不堪,難怪你拚了命往上爬,一輩子都會被人踩在腳下,像你這種人,不踩你踩誰?長個腦子跟豬頭一樣,怕不是天天被屎泡吧!”

額!!!

於帆沉臉,這女人死到臨頭竟然還在罵他?

好哇!既然找死,那就成全她。

“笑吧!馬上你就笑不出來了。”

於帆也不廢話了,直接拿起刀子開始割繩子。繩子比大拇指粗兩倍不止,很結實,割起來需要一丟丟的時間,於帆很享受這個過程。

他親眼看著繩子一點點割開,等隻剩下最後一點的時候,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屍體就會直接掉下去,這是十樓,他倆掉下去後肯定會摔成爛泥。

樓下有兩條藏獒,餓了三天冇吃東西了,到時候,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屍體會被它們吃得渣渣都不剩。

江怡墨抬頭,眼看著繩子就要斷了。

難道——她和沈謹塵今天真的要死在一起嗎?

突然!

從遠處傳來了一陣一陣的聲音,像是螺旋槳的聲音。

剛開始很遠,於帆並冇有注意到,他隻是在特彆專注的割繩子,想讓江怡墨和沈謹塵馬上摔死。直到聲音越來越近,越來越大,於帆才抬頭看了眼。

這一看,可是把他給嚇傻了。

天空中怎麼突然出現了十幾架直升機?而且都在他上空,直接把這兒包圍了起來。

於帆心頭一緊,手裡一鬆,刀子從十樓掉了下去。

這——這——這——什麼情況呀?十幾架直升機,哪裡開來的呀!

江怡墨抬頭看了眼,她笑了,笑得很開森,看來,今天死不了了。

其中一輛直升機正在往下落,離江怡墨的位置特彆特彆的近,其它十幾架全部整齊的排列著,場麵相當的壯觀。

直升機停在半空中,機門打開,徐風站在那裡,他手裡拿著一個大喇叭。

靠!

挺酷炫的一幕,完全被徐風手裡的大喇叭毀掉了,怕是他十塊錢在小商品市場淘的吧!當然,這些都不重要。

徐風用喇叭喊道:“天台上的歹徒們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,如果不想死的話,就放下武器投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