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給了幾張照片。

是江雨菲在洗手間推朵朵,導致朵朵受傷,並且扔下朵朵不管。這些照片,足夠讓江雨菲吃憋了。

沈謹塵看完照片後,臉直接沉了,帶著孩子便往彆墅裡麵走,走得那叫一個乾脆。

倆孩子都把江雨菲盯著,看得出來,孩子們是捨不得江雨菲的,但沈謹塵在,他倆也不能說什麼,連求情都不敢。

“謹塵,謹塵,你聽我解釋,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,是這個服務員陷害我,真的是她陷害我呀!”

江雨菲連滾帶爬的追了過去。

彆墅門直接鎖上了。

“謹塵,你讓我進去解釋,好嗎?”

沈謹塵停下來,冰冷冷說道:“不要再讓我看到你。”

他帶著孩子過去了,完全不用考慮江雨菲的感受,這個女人讓他厭惡。

江怡墨就在一旁瞧著,看樣子,江雨菲在沈家的日子並不好過,不過也是她活該,不把心思放在老公身上,整天想這些亂七八糟的。

沈謹塵進去了,門也鎖了,站在圍牆外麵根本看不到裡麵,那樁被圍起來的豪宅深不可測,讓人心寒。

江雨菲一把擦掉眼淚,氣鼓鼓的倒過來。

“這下你滿意了?沈謹塵讓我滾,家也不讓我回了,你滿意了嗎?”江雨菲咆哮,怒吼。

“這是你咎由自取,你千不該萬不該,不該推朵朵,她隻是一個孩子,不是你往上爬的犧牲品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江怡墨隻想保護自己的兒女,不讓他們受到傷害。

“你彆忘了,在軒軒和朵朵眼裡我纔是他們媽咪,江怡墨,你真以為這樣就可以搶回去嗎?你彆得意太早,我不會輸的,你也不可能一直贏,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。”江雨菲說。

“是嗎?那咱們就走著瞧。”江怡墨很淡定。

“隻要有朵朵和軒軒在,沈家的門永遠都是為我打開的,江怡墨,你鬥不過我的。”江雨菲的眼神很可怕。

她還打算利用孩子,博取沈謹塵和沈夫人的同情。

“你回不回沈家跟我沒關係,但我得警告你,如果以後你再敢動軒軒和朵朵,隨便對他們發脾氣,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死,信不信?”江怡墨的話帶著十足的威脅。

“你一個酒店服務員這麼拽?江怡墨,一開始我還以為你真的發達的,現在才知道你這麼會裝,你有什麼能耐跟我鬥?我看你是得了妄想症吧!”

江雨菲赤之以鼻,她是真不把江怡墨放在眼裡,剛纔不過是不小心被江怡墨算計了,以後小心點就好了。

“是嗎?那如果我把這個給沈謹塵,你說他會怎麼想?會不會把你殺了呀!”江怡墨揮了揮手裡的照片。

這些照片,足夠讓江雨菲萬劫不複,冇有一個男人受得了自己的女人給她戴綠帽子,尤其像沈謹塵這種。

“江怡墨,你偷拍我?”

這些照片,足夠讓江雨菲身敗名裂,如果讓沈謹塵知道,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去找TM集團的高層,怕是十個江雨菲都不夠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