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風這句話重複了十幾遍,聲勢浩大,嚇得於帆兩條腿直髮抖,他看到了飛機上麵的字母,TM,他又看了眼江怡墨,難道她真的是TM集團的總經理,F國的執行總裁,被人們稱之為財神爺的霸道女總裁嗎?

如果真是這樣,於帆今天插一百對翅膀也飛不走。

咣噹!

於帆腿一軟,直接跪在了地上,他能怎麼辦?今天栽在大佬手裡了,隻能自認倒黴了呀!

直升機往下樓,停在十樓天台的半空中,幾個保鏢跳了下去,把江怡墨和沈謹塵拉了上去。

“快,先找人把沈謹塵送回去,他流血過多,再晚怕是救不活了。”江怡墨對徐風說道。

徐風看了眼沈謹塵,媽耶,混身都是血,這得流了多久,太可怕了,他趕緊讓人把沈謹塵抬上飛機,然後先飛走了,剩下的事情由江怡墨來處理。

“走——跪過去。”徐風一腳踹在於帆背上,直接把他往江怡墨腳跟前踹。

江怡墨坐在凳子上,二朗腿一翹,先抽隻煙再說。

“你真是TM集團的總經理?”於帆雙手撐在地上,跪得很標準,跟條狗差不多,他在顫抖,他在害怕,落在江怡墨手裡,他可能比死還難受。

TM集團總經理,是個狠人,隻是冇有人知道她是個女的,於帆今天算是見識到了,隻怕是他這條命也得交待在這兒了。

“呸!我家BOSS的身份你也配知道?”

咣噹!

徐風直接又是一腳,踹得於帆痛不欲生。不知死活的東西,敢欺負他家BOSS,簡直找死。

於帆不敢再問。

江怡墨的煙抽完了,該辦正事了,她彎腰,看著於帆的眼睛。

“說吧!想怎麼死。”

於帆逼迫沈謹塵,讓他對自己連捅十刀,血都快放乾了,江怡墨不可能輕而易舉的放過他,殺一個人,對江怡墨來講,很簡單的。

死?

這個字,對於任何人來講都是可怕的,於帆再不怕死,他落在江怡墨手裡,也想要掙紮。

“殺了我,你們永遠都彆想找到沈謹塵的女兒,除非——你想讓她跟我一起死。”於帆抬頭,直直的盯著江怡墨。

他確實畏懼江怡墨,現在的她和剛纔完全不一樣,光是天上那十幾架盤旋的直升機,也足夠嚇人的。

“是嗎?先睜大你的狗眼,看清楚她是誰。”徐風打了一個響指,並且指著空中的直升機。

一位身材魁梧的保鏢拉著朵朵站在那裡,徐風早就把朵朵救了。當然,這些都是江怡墨的安排,她和沈謹塵從市區出發準備救人時,江怡墨便讓徐風去辦件事。

首先是去找了張有權,借了些人手,這種場麵,打架肯定是少不了的。緊接著就是最快的交通工具,隻能是直升機了,再者,就是趁於帆不知情,偷偷把朵朵救下,於帆冇有籌碼,他自然就完蛋了。

一切都在江怡墨計劃之內,唯一出偏差的就是沈謹塵受的那十刀,她心中有愧,所以不會放過於帆。

“你是怎麼找到朵朵的?不可能,不可能,我藏得那麼隱蔽,你不可能找得到。”於帆開始慌了,他最後的救命稻草冇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