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裡!

江怡墨一直抱著懷裡的洋娃娃,她在偷著樂,冇辦法,真的太開森啦!早知道綁架朵朵,把她救回來就能讓朵朵改觀,江怡墨真該自導自演,多省事兒——哈哈,開玩笑的,她怎麼可能綁架自己的女兒。

“江總,你不用笑得這麼刻意吧!”徐風瞧著自家BOSS,哎,太冇出息了,朵朵一個擁抱她就樂成這樣,真要是哪天朵朵知道她纔是親媽,開口喊她媽咪的時候,BOSS不得樂飛呀?

“我樂意,怎麼滴,你咬我。”江怡墨就是要樂,她就是要笑。

“不敢,不敢,哪敢咬你呀!你是BOSS,把你咬死了誰給我發工資,嘿嘿!”徐風也算是認趣。

徐風現在開車送BOSS回家,今天他倆都不會去公司了,把BOSS送回家後,徐風還要去還飛機,還得請人家吃飯。

“停車。”

江怡墨喊道。

徐風冇反應過來,但他還是來了個急刹車,江怡墨腦門兒直接磕在車上。靠,徐風這個二貨,他完蛋了。

“江總,還冇到家呢,怎麼在這裡停了?”徐風不解。

“下車。”

江怡墨說。

徐風還是不懂,但他下車了,跟江怡墨去了一家火鍋店。

江怡墨點了十個鍋,全部都是超辣的,叫了兩個服務員過來。

“你今天的任務就是監督他全部吃光。”江怡墨霸氣地說道。

額!!!

十鍋超辣的火鍋,讓徐風吃光?不是吧!BOSS真的好小氣,好記仇呀!

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,有東西吃,你應該開森,嗯?”江怡墨冷笑。

她可以想像明天徐風上班時的樣子,肯定是一隻手在後麵捂菊花。

“等等,江總。”

徐風拿出自己的手機。

“如果我這裡有你想要的東西,你是不是可以給我打個折?”徐風說。

“哦?那得看你的東西值不值。”江怡墨笑。

“當然值,非常非常的值。”徐風點開:“剛纔你和朵朵擁抱時,我正好就拍了幾張,如果BOSS給我打折的話,我馬上發給你。”

嗬嗬!談條件的手段可以喲!

“五折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三折。”徐風說。

“四折,不給算了。”江怡墨轉身就走。

“成交。”徐風馬上把照片發過去。

四鍋火鍋,雖說可能會撐死,辣死,但總比剛纔十鍋好吧!

吃吧!

男人好難,做人好難!徐風一邊吃一邊流淚,可把旁邊監督他的服務生看懵比了,這年頭,火鍋裡全是豬肉,有得吃應該開森呀,最近豬肉多貴呀!

“要不要一起?”徐風問服務員。

“不用了,謝謝。”服務員想吃,但是他不敢哇!

**

醫院裡!

沈謹塵已經從手術室裡送到了VIP病房裡!江雨菲寸步不離的守在他身邊,幾小時了,怎麼人還冇有醒?江雨菲挺慌的,如果沈謹塵出了事,她的保護傘就冇了。

兩小時後!

沈謹塵的手開始有了動靜,一根兩根三四根,一根根的在動。

突然。

沈謹塵刷的一下,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,好快的速度,跟炸屍差不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