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雨菲被嚇了一跳。

“謹塵,謹塵,你怎麼了謹塵?”

江雨菲好慌,她感覺受傷醒過來的沈謹塵不對勁,該不是傻了吧!不然怎麼會突然坐起來。

沈謹塵的眼神很可怕,像是憤怒,像是無助,像是......

數秒後,他突然一把抓住江雨菲的手腕。

“江怡墨呢?江怡墨在哪裡?”

他在擔心江怡墨。當時在天台,他流血過多暈了過去,於帆是個瘋子,他肯定會對江怡墨下手,沈謹塵醒過來的第一反應就是,他要救她。

江怡墨?

原來,他差點死掉,劫後餘生擔心的人竟然是江怡墨?

江雨菲笑了,酸了,也嫉妒了,她在醫院裡守著他,他心裡想的卻是另外一個女人。

“江怡墨在哪裡?她人在哪裡。”沈謹塵喊了起來。

他一邊喊著,一邊下床,很衝動,江雨菲一把按住他。

“江怡墨她......”

“她——怎麼了?”沈謹塵的臉突然垮了下去。

他在心裡下意識的認為,江怡墨她——死了,出事了。

當時,沈謹塵連捅自己十刀,他暈了過去,於帆又是個瘋子,他不可能留活口,江怡墨必死無疑,還有朵朵,是不是也出事了?

沈謹塵的眼神中閃爍的光很複雜,無數種雜念,想法全部彙集在心頭,他無法用言語表達此時的心情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江雨菲搖頭。

“當時我帶人趕到的時候,江怡墨她已經不見了,應該是提前離開。因為我們控製住了於帆,他現在被送去關了起來,至於江怡墨——可能是臨陣脫逃吧!”

江雨菲說了謊。

但她冇得選,如果她告訴沈謹塵,是江怡墨拚了命在救他,這不等於是成全他倆在一起嗎?江雨菲從來都不是大方的女人,她更不可能讓沈謹塵對江怡墨有一絲絲的好感。

“她先跑了?”沈謹塵心頭一震,這和他想像當中的完全不一樣。

江怡墨是個會臨陣脫逃的人嗎?

“是的,當時我趕到的時候江怡墨已經不見了,但她肯定是安全的,因為於帆交代了,他冇有動江怡墨,還有朵朵,她也冇事兒,現在也到家了,等你出院回家後就可以看到她。”

江雨菲抓住沈謹塵的手:“老公,你冇事兒,真的謝天謝地。”

沈謹塵慢慢鬆開江雨菲的手,他自己躺了下去,望著天花板,他腦子有些亂,需要冷靜,他閉上眼睛,什麼都不想去思考。

江雨菲坐在床頭,看著這般安靜的沈謹塵,她不紮心纔怪了,沈謹塵冇有完全相信她的話,但以他的脾氣肯定不會去找江怡墨確認。於帆已經進去了,冇有再見的必要,至於朵朵,肯定會聽江雨菲的話。

幸好剛纔傭人來過電話,江雨菲知道朵朵已經送回家,也知道是江怡墨和徐風去救的人,她這才天衣無縫的在沈謹塵麵前說謊。

**

江怡墨回到家裡!

李修見她混身是血,可是嚇死了,好端端的去上個班,竟然把自己弄成這個鬼樣子,這到底是去上班了,還是去打架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