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剛走到門口,便看到徐風從電梯裡下來,江怡墨停了停,好奇地看著那傢夥。果然,和她昨天想的一樣,徐風一隻手在背後,他在捂菊花,臉上表情很痛苦,走路姿勢也變了,尤其是他的嘴,比香腸還要肥,特彆有喜感。

“徐助理,你這是怎麼了?”某女員工問。

“一言難儘。”徐助揮手。

真的不想提呀,他再也不敢得罪江大BOSS了,她好狠,明明知道他從來不吃辣,還給他點超辣的,報複心太強了,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女人哇!

徐風好狼狽地走到自家BOSS麵前,明明心裡一堆委屈,還要在BOSS麵前強顏歡笑。

“喲,戰鬥力這麼弱,以後可彆說你是我江怡墨的助理,我丟不起這個人,嗯?”江怡墨笑得好刻意。

她就是故意拿徐風尋找開心,生活嘛,總得給自己找點樂子,不然多無聊。

“江總,四口火鍋,四大鍋呀!你當我是豬呀!竟然還說風涼話,紮心,想死。”徐風開始飆演技,超級浮誇的動作,委屈巴巴的小眼神。

彆以為他這樣就能博取江怡墨的同情,想都彆想。

“你要真是豬,我還需要你給我乾活?過年就把你給宰了。”江怡墨做了個用刀抹脖子的動作,嚇得徐風立馬把嘴巴閉上。

“等等,BOSS,這裡有個東西給你。”徐風趕緊追進去,他是有正事兒的。

徐風把一份檔案放在江怡墨麵前。

“BOSS,恭喜,個人財產,現在已經歸你名下了。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看了眼,這不就是上次那個富婆得罪了江怡墨,江怡墨當時敲詐過來的兩家會所的資料和轉讓手續嗎?動作倒是挺快的。

“喲嗬!以後咱也是有會所的人兒嘍!走,今天晚上帶你去瞧瞧,一條龍服務,隨便你來,給你免單。”江怡墨笑得好開森。

徐風聽說有一條龍服務,他更開森,菊花也不難受了,想到今天晚上可以嗨,跟打了雞似的,爽呀!

“想笑就彆憋著,真當我看不出來你的花花腸子,男人嘛,不就那點小愛好?”江怡墨反正是真敢笑出來。

“討厭,被你看出來了。”徐風捂臉。

下一秒,江怡墨立馬嚴肅。

“今天晚上幫我約幾個人,人多纔好玩兒,嗯?”江怡墨扔給徐風一堆名片。

“這麼多?江總,你要玩大的?”徐風瞬間感覺不對頭。

BOSS從來不是個喜歡亂來的人,會所雖說現在是她的,但她不應該整這麼嗨,這些名片除了一個是男的之外,其它的全部都是美女,富婆,大家小姐。

BOSS這是要釣大魚了?還是想整誰?徐風有點看不懂她的套路。

“都是美女,喜歡誰跟我說哦,姐姐讓她們陪你,就得陪,嗯哼!”江怡墨擠眉弄眼的看著徐風,弄得好像她真要讓徐風嗨一樣。

江大BOSS這麼好心?何時學會體會下屬了?徐風竟然會覺得混身發毛,美女是多,但總感覺和他冇有關係呀!BOSS的心思可真難猜,她肯定要搞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