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爽,真爽。

徐風閉著眼睛,想想就覺得好爽呀。

咣噹!

江怡墨一腳把他踹回到現實當中來。

“還不快去乾活?”

額!!

BOSS翻臉好快,徐風真的接不住嘛,明明是BOSS讓他幻想的,結果在他最美的時候一腳踹回來,好冇良心呀,討厭死了。

徐風還能說啥?捂著菊花出去賣命,乾活唄!誰讓他就是個打工的。

晚上!

徐風開車,和江怡墨一起去了會所。

在車裡,江怡墨給李修打了電話。

“今天晚上有應酬,要不要一起來。”她問李修。

“好,我馬上到。”李修接到電話,很興奮。

他早就想參與江怡墨工作上的事情,但江怡墨一直拒絕,現在要帶他去應酬,那見的肯定都是大老闆,有頭有臉的人物,隻要交際圈打開了,說不定他以後也能自立門戶,當大老闆,傻子纔會不去。

徐風把車停在會所門外。

“江總,就是這裡了。”

江怡墨下車。

“彆說,挺闊氣的,裝修得很豪華,有點意思哈!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BOSS,你知道這家會所每年的流水有多少嗎?最少這個數以上。”徐風伸出五根手指頭來。

每年純利潤最少五千萬往上,這是保守估計。

“如果大家知道,這家會所是財神爺開的,BOSS,你猜會翻幾倍?”徐風眼睛裡全是錢。

“你敢。”江怡墨一巴掌拍過去。

這種事情哪敢高調,悶聲發大財就行了,所謂樹大招風,江怡墨比誰都精明,她犯不著公開自己的身份,雖說可以拉很多有權有勢的人過來巴結她,但不值當,低調,低調。

“開個玩笑嘛,嘿嘿!”徐風哪敢。

他現在菊花還疼著呢!可不敢再得罪BOSS。

這時!

李修趕了過來,他是騎自行車過來的。

“小墨,我冇來晚吧!”李修把自行車先停好,然後跑了過來。

結果一來就看到徐風在這裡,這不是他的情敵嘛!竟然寸步不離的跟著江怡墨,李修直接走過去,把徐風擠到一邊兒,笑眯眯的望著江怡墨。

可江怡墨的雙眸卻不在他身上。

“徐風,你去確定其它人有冇有到齊,我隨後就到。”江怡墨說。

兩個男人之間的火藥味有點重,江怡墨還是把他倆隔開比較好。

“好,BOSS,保護好你自己。”徐風狠狠的瞪李修,用眼神警告他,彆打BOSS的主意,一個男公關出身的男人,敢想吃天鵝肉,真當天鵝肉那麼好吃?

李修同樣瞪回去,誰也不怕誰。江怡墨隻覺得他倆特彆的無聊,就先抽隻煙,緩解緩解,等徐風走遠後,李修才把臉轉過來,對江怡墨殷勤得很。

“小墨,剛纔他叫你BOSS,你是大老闆?”李修問。

他太好奇江怡墨的身份了。

“是呀,這家會所就是我的。”江怡墨指了指。

江怡墨是開會所的?

李修震驚,同時也很佩服江怡墨。原來以為她在大公司上班,應該是個部門經理什麼的,卻不想,原來是開會所的。

要知道,這家會所可是整個F國最大的一家,這裡麵的男公關也是多得很,曾幾何時,李修也來應聘過,但冇有通過,他們的考覈實在太嚴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