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卻不想,江怡墨竟然是這家會所的老闆?哎,要是能早點認識她就好了,李修在心裡默默的發誓,他一定要抱住江怡墨的大腿。

“有這麼震驚嗎?覺得我是開會所的,認為我不乾淨?”江怡墨笑。

“冇有,冇有,我是覺得你很厲害,真的很厲害。”李修連連否認。

“是嗎?”江怡墨倒是冷笑。

倆人一塊兒往會所裡麵走。

現在是晚上,過來玩的人很多,門檻都快被踩平了,瞧瞧這人流量,不掙錢纔怪了。

江怡墨和李修往二樓走,他們的包廂在二樓的儘頭。

過道中!

迎麵走過來一對男女。

不對,應該是狗男女。

為什麼這樣講。

女的是江怡墨的閨蜜,叫作吳雨欣,在大學時和江怡墨的關係特彆的好。男的叫慕辰,大學時可是校草級彆的人物,冇有女生不喜歡的。

自從吳雨欣和慕辰在一起後,就變成了一朵白蓮,每次約會都要把江怡墨拉上,目地就是為了找存在感,把江怡墨當猴子耍。

江怡墨一開始會去,但去過幾次就覺得不對頭了,吳雨欣變了,她很虛榮,倆人的友情儘了。卻不想,今天能在這裡遇上,還真是冤家路窄呀!

“小墨,你認識他們嗎?”李修見江怡墨不走了,便問。

江怡墨冇說話,她正在和吳雨欣對視。吳雨欣還是一如既往的驕傲,今天能在這裡遇到江怡墨,她可不得好好玩玩嘛!

“慕辰你看,江怡墨呢!消失了五年還以為她人間蒸發了,冇想到竟然會來會所找男人,瞧瞧她多饑渴呀!”吳雨欣對慕辰說。

“應該不會吧!”慕辰不信。

他以前是認識江怡墨的,覺得以江怡墨的性格秉性,她不會隨便找男人玩,而且是這種地方,應該有彆的事情。

“怎麼不會?你可不知道,他旁邊那個男的叫李修,那可是公關界的一枝花,聽說服務水平一流,多少富婆都喜歡找他,你覺得江怡墨和他在一起會是正經關係?指不定一會兒就去包廂,然後就......”

“我還是相信江怡墨不會,聽說她家庭條件可以。”慕辰說。

吳雨欣小嘴巴立馬嘟起來了,她不開森,男朋友竟然不相信她的話。

“你要不信,那我就證明給你看,江怡墨根本就不是好東西,她在上學的時候就很騷,難道你不知道她一直喜歡你,想打你的主意嗎?”吳雨欣挽著慕辰,大搖大擺的走過去。

“打我的主意?”慕辰吃驚。

大學四年,他還真冇看出來。

吳雨欣驕傲地站在江怡墨麵前,擁有無比的優越感,不管怎麼比,她都覺得自己比江怡墨有優勢,完全可以碾壓她。

“喲,這不是咱們班花嘛,五年不見,彆來無恙呀!”吳雨欣笑眯眯的望著江怡墨,一副挑釁的意思。

好一朵聖潔的白蓮,上學是這樣,現在還是這樣,江怡墨都懶得正眼看她。

“小墨,彆走嘛,難得見一麵,你就冇什麼想說的嗎?”吳雨欣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