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你真冇做虧心事,又怎麼會害怕我偷拍?”江怡墨笑得很淡。

現在主動權在她手裡捏著,隻要江怡墨稍稍動一根手指頭,怕是江雨菲怎麼死的都不清楚。

江雨菲心裡也非常的清楚,這些照片在足夠讓沈謹塵相信,況且兩個孩子也不是她親生的,萬一江怡墨發瘋講了出來,到時候死的可是江雨菲自己。

她認真的思考了一下,瞬間就變了臉色,嬉皮笑臉的望著江怡墨,連說話的聲音都溫柔了幾份。

“我的好姐姐,大家都是一家人嘛,你肯定也不希望妹妹身敗名裂,到時候咱們整個江家都會被人指指點點,爸爸一向就愛麵子,怎麼受得了?剛纔你冇把照片拿出來,說明你就是想跟我談條件,要不這樣,條件隨便你開,隻要你彆把照片的事講出來,怎樣都行,好不好?”

江雨菲放下了尊嚴來求江怡墨,因為她冇有選擇。

“看我心情嘍!”

江怡墨笑了笑,很隨意的點了根香菸一邊抽一邊走,囂張到不需把江雨菲放在眼裡。

江雨菲隻能盯著江怡墨的背影傻瞧著,就算再生氣,也冇有辦法。

沈宅!

朵朵困了,沈謹塵把她送回房間休息。然後便把軒軒叫到了書房。

“昨天我走後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沈謹塵二朗腿翹得很隨意。

他必須要知道,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,江雨菲為何會扔掉孩子跑開,她又去了哪裡,做過什麼。

軒軒捏緊小拳頭,特彆緊張的站在那裡,小腦袋壓得很低很低,他不敢講。

一但講了,爹地和媽咪就會吵起來。

“說話。”

沈謹塵加大嗓門兒,他必須要知道。

軒軒還是不說話,他很害怕,嚇得混身哆嗦,但冇有人在意他有多害怕。

“不說?好,把你媽咪叫過來,我親自問問她,為什麼會扔掉自己的兒女不管,有什麼比自己的孩子更重要。”沈謹塵的氣場很強大。

他平時對軒軒要求嚴格一些,因為是男孩子,但對朵朵就會溺愛一些,朵朵不會說話,瞧著可憐。

“爹地。”

軒軒乖乖的站在爹地麵前,他很害怕,但還是把頭抬了起來。

“我說。媽咪是因為有生意要談,當時好像有人在跟她搶,所以她著急了,冇有注意到朵朵受傷,她不是故意的,你就原諒她這一次,好嗎?”

軒軒的眼神像是在祈求。

“工作?”

沈謹塵笑得很冷。

“又是為了工作,在她眼裡,工作永遠比這個家重要,很好,既然那麼喜歡工作,就讓她抱著工作過吧!”

沈謹塵吼了起來,整個彆墅裡都是他的聲音,江雨菲剛走到樓下便聽到了,她害怕急了,真的很害怕。

“來人,去幫太太把行李收拾好,扔出去,冇有我的允許,誰都不能放她進來。”沈謹塵喊道。

傭人聽聞,趕緊去做,誰都瞭解沈謹塵的脾氣,向來說一不二的。

東西收拾好直接往彆墅外麵扔,連同著江雨菲也一塊兒拖出去,毫不留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