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倒好,江怡墨斷了她的後路,恨死了,氣瘋了,又拿江怡墨冇辦法。

“老闆,剛纔的事情你不要介意,我替侄女向你道歉,你千萬彆跟她一般見識。”保安隊長還在地上跪著。

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我當然要記較,不然也不會把她扔出去。不過嘛!你不用緊張,我對事不對人,不會因為你和她的關係連你一起處理,去乾活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“謝謝老闆,謝謝老闆。”保安隊長終於踏實了。

江怡墨和李修去了包廂。

推開門!

包廂裡除了李修和一位男醫生之外,全部都是美女,一個比一個穿得露,身材好爆了。

江怡墨掃了一眼,發現徐風被一群富家女給包圍了,全部圍著他,徐風在講笑話,美女們都喜歡。喲嗬,百花叢中一片綠,徐風今天晚上很嗨喲!

“小墨,咱們今天過來是做什麼?”李修弱弱的問。

他到現在也不明白江怡墨的用意。

“隨便玩玩,這些美女都是F國有頭有臉的千金小姐,有的還是富婆,有的甚至比我還有錢,一起玩玩兒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霸氣的走了進去。

李修趕緊跟上,但還是不明白。

“那個男人又是?”李修指著男醫生。

男醫生叫司葉南,正是和江雨菲通情,一起把朵朵弄得不會說話不會笑的司葉南,江怡墨今天可是刻意把他請過來耍喲!

“怎麼,你不認識?”江怡墨故弄玄虛。

一句話,卻是包含了多層意思,看似雲淡風輕,卻是十足的試探。

“還真不認識。”李修搖頭:“難道我應該認識他?”

江怡墨在判斷李修的話的真實性,數秒後,她大笑,拍了拍李修的臂膀。

“開個玩笑,彆緊張,今天晚上好好玩,嗯?”

江怡墨走了進去。

她的出現,讓整個氣氛都變得凝固起來,原來談笑風聲的包廂裡,所有人都不說話了,全部站起來,望著江怡墨。

冇辦法,她身份太特殊,這些人見到她,都得恭敬,自然不敢在江怡墨麵前亂來。

“彆緊張,大家今天晚上主要就是聚聚,聯絡聯絡感情。以後大家可就是好姐妹嘍!”江怡墨笑得很開森。

她天生甜美,笑得可愛,這一笑,倒是讓人覺得不那麼嚴肅,大家便都放開了,一個個走過來,拉著江怡墨,姐姐,姐姐的,叫得可親熱了。

江怡墨和幾位富家千金們一塊兒坐下。

“姐姐,包廂裡怎麼冇有服務生呀!咱們這麼多人也冇個端茶送水的,會所的工作可真失誤。”某千金說道。

江怡墨卻是微微一笑。

“誰說冇有?”她看著司葉南和李修:“他倆不就是?今天晚上,讓他倆伺候咱們如何?”

“他倆不是姐姐的朋友嗎?”某千金覺得好奇。

尤其是李修,他是跟江怡墨一起進來的,剛纔還有說有笑,關係應該很好纔是,竟然不是朋友,而是男公關?

還有司葉南,從包廂就冇講一句話,隻會躲在角落裡玩手機,他像是會伺候人的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