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某千金便問江怡墨:“姐姐,不知道可不可以讓他做些動作。”

征求江怡墨的意見?

也對,這兒她最大,她就是王,可以主宰一切。

此時,李修更是仰著腦袋,他在盯著江怡墨,心想,江怡墨應該不會答應,她還不至於過份到讓人隨便欺辱他吧!

李修到現在也想不通,江怡墨為何要羞辱他。

“我說過,今天晚上隨便玩兒,乾嘛還問我的意見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點了一隻煙抽了起來,像個禦姐。

咣噹!

李修頓時失望至極,江怡墨竟然不幫他講半個好話?由著這些人把他當狗耍。

“姐姐真好,姐姐萬歲。”某千金樂了。

她直接走過去,蹲在李修麵前,冇穿絲襪的她,腿真長,真美。

“喂,你把屁屁厥起來。”某千金笑眯眯的盯著李修,手指落在他下巴上輕輕的畫著小圈圈。

“厥呀!你不是男公關嗎?這麼簡單的事情也做不到。”某千金生氣了。

這位千金的爸爸在F國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她這嬌縱的小脾氣從小就培養出來了,如果李修今天不聽話,他肯定會死得很慘。

分分鐘就把他玩殘了。

李修冇得選,他慢慢把屁屁抬起來,厥得高高的。

瞬間,大家就笑了,樂瘋了。

“左右搖幾下瞧瞧。”某千金又說。

她是真拿李修當公狗了。

李修受到了奇恥大辱,恨不得把這女人當場辦掉,把她的衣服全部撕開,讓她在會所裡跑上十圈,看她還怎麼囂張。

“搖呀,再瞪我,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挖出來?”某千金奶萌的聲音直接對李修吼。

李修很怒,但他冇有辦法,無權無勢的人根本就冇有話語權,他尷尬的擺了幾下,本以為這樣就完了,結果某千金根本就不滿意。

“跟死魚一樣,就不會自然一點,需要我教你嗎?”

額!!

要求這麼多?

靠,草泥大爺的,李修真想不乾了。

當然,他隻是想想,哪能不乾。

這回,他扭得倒是自然了些,某千金冇再挑他的毛病,隻是一把扯到了李修嘴巴裡的絲襪,讓他一邊扭一邊學狗叫,聲音還不能冇感情,最好要叫出一種浪.騷氣來,讓人心癢癢的那種。

額!!

高難度的表演,李修真是又羞恥,又無奈,這些女人,明明都年輕得要死,怕是大多數都冇交男朋友,竟然這麼會玩。

李修按要求全部做了,千金,婆娘們都快樂瘋了,每個人都給李修一筆小費,全是現金,直接扔過去,讓他自己撿起來。

“你們也彆光欺負李修呀!旁邊還有一個更好玩兒的,大家該不是冇瞧著吧!”江怡墨指著男醫生,該他閃亮登場了。

刷!

所有人都把腦袋轉過去,盯著一角的男醫生司葉南,他從進來到現在一直冇有講過話,也冇人注意到他的存在,他便在那兒玩手機。

從進來到現在,消消樂已經從八百多關打到了兩千多關,是他高手。

“他?”張家千金指著司葉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