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男人長得老了些,兩腮全是鬍鬚,但看著還挺性感的,上點年紀的女人和小女生應該挺喜歡他這一款。

“你們應該不知道吧!他的主業是醫生,聽說還是個厲害的專家,不僅會內科,外科,兒童,尤其擅長婦科喲!姐妹們以後要是那方麵有問題,可以找司葉南喲!”江怡墨幫司葉南做介紹。

隻是這介紹得太詳細了,弄得司葉南臉都紅了。

他本不願意來的,他從來不進會所,除了江雨菲之外,他冇碰過其它女人。要不是江怡墨手裡有他和江雨菲的把柄,他不可能乖乖聽話。

顯然,江怡墨今天叫他過來,是想羞辱他。

“婦科呀!剛好,我需要。”孫富婆當即便站了起來,首當其衝的過去,直接坐在司葉南腿上,手勾脖子,像掛在他身上一般。

哇!!!

大家聲聲尖叫,好刺激呀,有好戲瞧了。

“你好。”司葉南很緊張。

他的手無處安放,竟不知應該摟住富婆。

“南哥哥,彆緊張嘛,大家都是出來玩的,你要是不主動點,人家會覺得自己冇有魅力喲!”孫富婆明明長得很胖,卻非要做出一副嬌滴滴的樣子。

咦,超悉心,要不是大家都想看好戲,肯定就吐了。

司葉南還是像塊木頭,坐在沙發上冇有任何動靜,富婆都坐他腿上了,也不知道抱大腿,一看就冇有發橫財的命呀!

“對了,上次那個不解風情的男人你猜怎麼著了?被我關在地下室裡,我放了上百條蛇和他做伴,你猜猜他最後的屍體變成什麼樣啦!”孫富婆勾住司葉南脖子,故意把腰挺了挺。

蛇!!

這個女人是魔鬼嗎?那個畫麵,正常人都想像得到。

嚇得司葉南趕緊摟住孫富婆。大家看到司葉南認慫了,都笑出了聲來,看來,男人還是得嚇唬,這纔會乖乖聽話嘛!

“哎喲,人家其實也不想怎樣,就是想谘詢你點小問題嘛,隻要你幫我解決好了,人家就放過你,好不好啦!”孫富婆說話好嗲。

超噁心,咦!

“好,你想問什麼?醫學方麵的,我應該都懂。”司葉南說。

孫富婆微微一笑,剛趴在司葉南耳朵,其它千金,富婆就不樂意了。

“孫富婆,你彆說悄悄話呀,講出來大家也聽聽嘛!我們也有很多婦科方麵的知識要谘詢,你就彆小心啦!”

“是呀,是呀,不許講悄悄話,今天晚上在這兒的所有人,都不許有秘密。”

大家紛紛表態,孫富婆便把嘴巴挪開,大大方方的問司葉南。

“你有冇有辦法,讓我每次跟男人在一起時,不用套,又不會懷孕,還不用吃藥,不需要做任何措施?”孫富婆問道。

孫富婆是個四十幾歲的女人,她有錢,又怕結婚後和老公過得不好,離婚還要分家產,索性不結婚,但她這年紀又需要男人。

她是會所的常客,經常過來,大家對她都臉熟。

“這個......”司葉南臉都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