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確實是醫生,但他主修的是兒科,平時看病的都是孩子,又是在這種情況下,根本不適合談這種事情,總感覺自己被人孫富婆戲耍一般,很尷尬。

“怎樣,你該不會是浪得虛名吧!你不是全能型的醫生嗎?還是你不想幫我,冇有辦法?”孫富婆臉一嘟,不開森了。

富婆不開森,通常下場都不會好過。

“辦法是有的,其實你可以到醫院去,我們市中心醫院婦產科可以幫你解決。”司葉南說道。

“那你能幫我解決嗎?”孫富婆臉往前一湊,用她的鼻子在司葉南臉上輕輕蹭:“親手幫我——解決,嗯?”

親手?

給這種女人做手術?司葉南隻想吐,他覺得噁心。這種女人冇處花的女人,把男人當玩物,簡直噁心。

這......

司葉南在猶豫,他自然是不想答應的,就算他可以做,但他對這個女人冇有半分好感,長得比肥豬還要肥,直接可以拉去賣的那種。

“怎麼,你在猶豫?”孫富婆微微一笑,她可不是好惹的哦:“那你就得考慮清楚了,我地下室那些蛇可還都在,今天我要把你從這兒帶走,相信不會有人攔著。”

孫富婆看了看江怡墨:“江總,你應該也會支援我的吧!”

問江怡墨的意見?

“我OK呀!隻要你喜歡,怎樣都好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繼續翹二朗腿抽著煙,看好戲就成了。

徐風就坐在江怡墨身邊,他特彆不理解BOSS,她這是要乾嘛呀,故意為了一個醫生,還有李修,平時她可冇這功夫。

她是個從來不會浪費時間的人。

“怎麼樣,考慮清楚了嗎?親手幫我,還是......”孫富婆在勾住司葉南的脖子,在威脅他。

司葉南還有得選嗎?自然是冇有的呀!

“好。”他點了頭。

孫富婆一口親在司葉南臉上。

“明天我去醫院找你喲!麼麼紮!”孫富婆拉著司葉南的領帶,直接把他拖了過來。

一堆女人把他包圍了起來,全部在谘詢婦科方麵的姿勢,有人的大姨媽多久來正常,一次來多少時間算對,想生孩子又想保持身材有辦法嗎?甚至還有人問處女膜多少錢一張,手術複雜嗎?會不會痛呀!

咦!全部都是這種問題。

“江總,你要不要去問問?”徐風弱弱的問江怡墨。

他隻是覺得,大家都在問,就去問問唄,反正又不要錢。

“找死。”江怡墨一腳踹過去,徐風分分鐘就老實了。

接下來!

到了喝酒的時候,大家一邊玩遊戲一邊喝,輸掉的就得喝酒。

徐風超愛喝酒,而且他是千杯不倒,在場所有人加起來怕也冇有他能喝,李修和司葉南也被拽了過去,這些美女,富婆們一個比一個狠,大家連合起來喝到李修和司葉南暈天暗地的。

中途,司葉南藉口去上洗手間,這才溜了出去。

江怡墨嘴角微揚,跟了出去,司葉南前腳進男洗手間,江怡墨後腳跟了進去,直接把門反鎖,外麵的人根本進不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