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確定?”江怡墨問。

司葉南睜開眼睛:“姑奶奶,你到底想知道什麼你直接問吧!真是我乾的,我或是知道什麼肯定會講,你千萬彆開這種玩笑,不——好——笑呀!”

“我問你,市中心醫院的檢驗室失火,跟你和江雨菲到底有冇有關係?”江怡墨問。

天底下冇有這麼多的巧合,檢驗室失火的時間點太巧了,正好是江怡墨要去拿親子鑒定的時候,不可能會有這麼巧,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做手腳。

普通人肯定不會這麼乾,也冇有這個機會。

能過出檢驗室的,都是醫院裡的工作人員,司葉南有足夠的動機,如果不是他,江怡墨真想不出第二個人來。

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真的不知道檢驗室為什麼會失火。”司葉南搖頭,否認。

他現在已經被嚇傻了,整個人都很慌,說謊的可能性應該不大。

“如果不是你,何時當天你會進出檢驗室?監控已經拍下來了,你狡辯不了。”江怡墨直接把證據砸在司葉南麵前。

江怡墨有猜測,有證據,她纔會佈局,讓司葉南說話。

“這個監控隻能證明我出入過檢驗室,但不能證明是我造成的呀,而且我進去不到一分鐘,隻是去拿檢驗結果,當天我們科有個孩子做手術,非常的著急,我當時是去取結果的,跟檢驗室爆炸完全扯不上關係呀!不信你可以去醫院查。”司葉南說。

看來,從司葉南這裡,已經問不出什麼來了。

“最後問你一個問題,李修認識嗎?”江怡墨半彎腰,刀尖輕輕的在司葉南臉上拍打。

李修?

就是剛纔包廂裡的人嗎?

司葉南搖頭:“不認識,我們當醫生的,每天都在醫院裡,下班就回家了,而且我比較宅,不喜歡交朋友,更不喜歡交男性朋友。”

江怡墨笑,嘴還真嚴,希望他講的都是真的,不然,江怡墨有一萬種辦法收拾他。

“記住你今天講的話,我已經錄下來了,如果哪天讓我發現你哪句騙了我,你和江雨菲的奸.情會登上各大報紙,網址,社交APP的頭條,我保證讓你一夜爆紅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轉身便走。

她走得很灑脫,司葉南卻是被她霸氣的身姿,折磨人的手段給嚇傻了。更要命的,江怡墨竟然還錄音?瘋子,這個女人肯定是瘋子,肯定是兒時被人折磨過,她纔會研究這麼多對付人的辦法來。

包廂裡!

全是煙味兒,酒味兒,特彆的嗨,徐風特彆能喝,他已經把李修給放倒了,現在隻有他一個男人在和美女們喝酒。

咦!

竟然還挨個兒給美女,富婆們倒酒,瞧瞧那殷勤的樣子,江怡墨嚴重懷疑,徐風有種抱大腿的行為,他是不是不想當助理,不想努力了?想找個富婆嫁了?

李修早就醉了,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,姿勢很**。江怡墨走過去踹了幾腳,把李修叫醒:“回家了。”

“啊!!!喝——接著喝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