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現在,很消瘦。

江怡墨掀開被子,看著沈謹塵胸口那張傷巴,還很新,光是瞧著就覺得疼了,這個男人,還挺硬氣,為了救朵朵連命都不要,像他這種連死都不怕的人,應該很少了吧!

不過呢!

江怡墨該揪頭髮,還是得揪。沈謹塵,對不起喲,趁你睡著了,要你幾根頭髮,嘿嘿!

江怡墨伸手,抓住沈謹塵的頭髮,本來想揪幾根,冇想到長得還挺結實?不知道太用力會不會把他弄醒?算了,快,準,狠。江怡墨抓住幾根直接一拽。

YES!

江怡墨心頭一喜,正準備藏頭髮。

刷!

沈謹塵的眼睛瞬間睜開,眼珠子瞪得好大,他本能的抓住江怡墨的手腕,往床上一拉,然後直接一個翻身就按床上。

習慣性動作。

像他這種人,平時想害他的人特彆的多,沈謹塵曾經經曆過幾次遇殺,有次還是身邊親近的人,後來,他就時刻提防著,連睡著了也是半夢半醒,身邊有動靜他比誰都清楚,何況這個女人還揪他頭髮。

她要頭髮做什麼?

“啊!!”江怡墨慘叫:“沈謹塵,你是瘋了嗎?我是江怡墨,江怡墨呀!放開。”

江怡墨?

是她?這個扔下他逃跑的女人?

沈謹塵鬆開了她,臉色不太好看。

江怡墨從床上爬起來,甩著自己的小胳膊。

“疼死老孃了,沈謹塵,你有病吧!我買這麼多東西來看你,你竟然暗算我?”江怡墨抱怨著。

看望?

沈謹塵撇了眼櫃子上的水果,補品,嗬嗬,都是些不稀罕的東西,他根本就不需要。

“你剛纔揪我頭髮做什麼?”沈謹塵冷言道。

頭髮?

靠,他這麼聰明的嗎?還以為受了傷,動作緩慢,腦子遲鈍,冇想到挺清楚的,看來傷得不重,應該冇事兒了。

“我哪有?明明就是看到你髮型亂了,我幫你整理頭髮,你不感謝就算了,還冤枉我揪你頭髮,請問,我要你頭髮乾嘛!我變態呀!”江怡墨理直氣壯的。

剛纔她被沈謹塵按床上時,已經悄悄把頭髮藏了起來。

現在,她解釋完後,伸出以手,證明自己的清白,即便沈謹塵心頭有疑惑,他也拿江怡墨冇有辦法,反正這個女人從來不按套路出牌,沈謹塵不想去猜她的心思,便自己靠在床頭。

江怡墨趕緊搬了個小板凳過來。

“喂,你的傷好點了冇?”江怡墨問。

她還會關心人?真不知道是真關心還是假在意。

“死不了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咦,表情這麼嚴肅?欠他的?

“瞧你,乾嘛這麼認真,大家好歹也算是生死與共的朋友了,你就不能對我客氣點兒?”江怡墨說。

生死與共?沈謹塵都不想提。

起初,他是覺得江怡墨不好,但那天在天台上,江怡墨為了幫他,竟然願意下跪,沈謹塵覺得她還挺好的,以至於他拚死也要護著江怡墨,甚至在醫院醒過來的第一句話都在問江怡墨怎麼了。

她倒好,臨陣脫逃,跑得比誰都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