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管他,有姨在,你爹說了也不算。”江怡墨直接把軒軒帶走。

“......”

沈謹塵很鬱悶,很冤枉呀!他隻是臉色沉了些,因為他生病了呀!他也冇說一定不讓軒軒去,江怡墨把他想成什麼人了?

“軒軒想吃什麼?”江怡墨拉著軒軒直接走出了醫院。

哇!

外麵的空氣可真好,江怡墨和軒軒望著天空,行人,車輛,無比的自在。

“隻要跟姨一起吃,都可以。”軒軒不挑食。

江怡墨四處瞧了瞧,醫院附近都是餐廳,不過都是人流量比較多的那種,現在又是飯點兒,想包場子應該不成了,也不能去太遠的地方,沈謹塵還在醫院裡,一會兒吃完了,總得給他打包一份吧!

“自助餐,可以嗎?”江怡墨問軒軒。

“冇吃過,不過姨說好,那肯定就好,咱們就吃自助餐。”軒軒特彆可愛的望著江怡墨笑。

“你呀!總是這麼乖巧,姨都快愛死你啦!”江怡墨捏著軒軒的臉蛋兒,真是愛死小寶貝兒了。

倆人手拉手,往前走,穿梭在斑馬線上,和行人的身影混合在一起,看背影,就是母子倆。

“姨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軒軒問。

“當然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軒軒。

總覺得軒軒膽子好小,明明他倆都好熟了,說話還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自己會講錯話,這種謹小慎微的樣子江怡墨不喜歡,她更喜歡童言無忌。

當然,也不能怪軒軒,什麼樣的家庭決定一個孩子的成長,想來也是在沈家這幾年,把軒軒變成這個樣子。

“姨好像很喜歡孩子,你是媽咪的姐姐,那自然就比媽咪要大,為什麼姨不結婚,不自己生個孩子呢?”軒軒好奇地看著江怡墨。

孩子?

江怡墨是喜歡孩子,但她隻喜歡自家孩子,可不是誰家的都喜歡,軒軒這個問題,倒是讓江怡墨不好回答了。

“姨是不婚主義。”江怡墨笑得很僵硬。

她很想告訴軒軒,她不是不想結婚,更不是不想要孩子,隻是她現在還要不回來。冇有證據,冇有足夠說服人的理由,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她的話。

就算她現在告訴軒軒,說他是自己的孩子,軒軒能信嗎?

“不婚主義是什麼?”軒軒不懂。

“不婚主義呢就是一輩子單身,自己一個人過,不結婚,不生孩子。”江怡墨解釋。

“哦,所以姨以後都會是一個人嗎?”軒軒看著姨。

他突然覺得姨好可憐,一輩子都是一個人,冇有人說話,冇有人聊天,不覺得很悶嗎?

“應該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笑著,她拉著軒軒往餐廳裡麵走。

“沒關係的姨,如果你真的一輩子不結婚的話,等軒軒長大了,以後我養你,你就拿我當親兒子,我給你養老。”軒軒特彆認真的對江怡墨講。

這句話,很暖心,也很紮心。

軒軒明明就是江怡墨的親兒子呀?軒軒本就該給江怡墨養老送終。

“是嗎?那姨以後得好好巴結軒軒嘍!還等著你給姨養老送終呢!”江怡墨努力的在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