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有朵朵,她也會和我一起給姨養老,你不會孤單喲!”軒軒超級溫暖。

江怡墨心裡暖暖的,同時也百般滋味。

他倆一塊兒去了醫院對麵的自助餐廳,視窗有很多很多的菜,想吃什麼都有,江怡墨拿著兩個餐盤,自己一份,軒軒一份。

她每打一個菜總會問軒軒喜歡嗎?有冇有什麼要求。軒軒總是點頭,說他都OK,特彆的懂事。

江怡墨打好飯菜,便和軒軒一塊兒找了個靠近落地窗的位置從了下來。

現在是用餐時間,餐廳裡的人特彆的多,幾乎是冇有多餘的位置,江怡墨很少來這種喧鬨的地方吃東西,不過今天是帶軒軒過來的,反倒覺得挺特彆。

“姨,我去盛碗湯吧!”軒軒說。

“我去,湯很燙,萬一燙著你怎麼辦?”江怡墨按住軒軒。

“沒關係的姨,我在學校和家裡也經常做這些事情,爹地說了,我是男孩子,不要矯情,你就讓我去吧!軒軒從現在開始要學會成長,以後還要給姨養老呢!”軒軒真懂事。

“好,那你當心,湯彆盛太滿,你找個托盤端過來,人很多,一定要小心,知道嗎?”江怡墨交代得好仔細。

軒軒一個人去盛湯,他同時盛了兩碗,自己一碗,江怡墨一碗。湯很燙,他用了托盤,往回走時小心翼翼的端在手裡,從擁擠的人群裡一點點往前挪。

軒軒很小心,也很開心,他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吃東西,還是和姨一起,他努力的讓自己變成個小男子漢,以後長大了,可以像姨保護他一樣,保護姨。

迎麵,一位美女走了過來,長得很漂亮,身材也好,就是走得著急了些,她在接電話,往門外走。和軒軒擦身而過時,胳膊肘碰到了軒軒手裡的托盤。

軒軒手一抖,碗裡的湯灑了出去,正好濺在美女手腕上。

“你這小孩,怎麼回事?”美女一激動,手一甩,直接推開軒軒。

原來軒軒手裡的湯隻是濺了些,被美女這麼一推,湯全部都翻了,是順著軒軒的衣服往下流的,燙得他整個胸口都在疼,還有兩隻小手手,迅速的紅了起來。

軒軒冇有哭冇有嚷,而是把雙手背在了身後。

“對不起。”軒軒道歉。

他覺得,是自己剛纔冇把湯端好,才燙到了小姐姐,軒軒道歉。

“對不起?”美女掛掉電話:“你這小孩子走跟都不帶眼睛嗎?看見我走過來也不讓開?瞧瞧你,湯都弄我衣服上了,這可是我今天剛買的衣服,你煩不煩呀!讓你家長過來。”

家長?

軒軒愣住了,他不想讓姨知道,怕姨擔心。

“叫家長呀!你這小孩是不是傻子,跟你說話就裝傻,我看你腦子是進過水,是不是?”美女本來就煩躁,她馬上要去見重要客戶,現在衣服弄臟了,還遇到個白癡小孩兒。

氣得她一把推開軒軒。

“真是晦氣。”

咣噹!

軒軒摔在了地上,哇的一聲,哭了起來。這一哭,引來了不少的人圍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