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發現軒軒半天冇回來,便四處瞧了瞧,結果發現有人聚集在一起,這哭聲?是軒軒的。江怡墨立馬跑過去,結果看到軒軒坐在地上哭。

江怡墨趕緊把軒軒拉起來,當她看到軒軒兩隻手被燙成了豬蹄,衣服上也全部都是湯,這明顯就是被人撞了呀!

靠!連她江怡墨的兒子也敢欺負,踏馬的是不想活了吧!

“誰乾的,給老子滾出來。”江怡墨怒喊,眼眶都震紅了。

餐廳裡,頓時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都盯著範婷婷【剛纔推軒軒的美女】,江怡墨注意到範婷婷衣服上的油漬,其它人都冇有,唯獨她有,自然就是她推的軒軒。

江怡墨走上前。

“你推的軒軒?”江怡墨問。

範婷婷冷笑,不屑的眼神落在江怡墨身上,這女人就是小屁孩兒的媽媽吧!挺拽的呀,跟人說話都是鼻孔朝天,又不欠她的。

“你是兒子撞了我,還弄臟了我的衣服,你是他媽吧!道歉就算了,衣服錢賠一下,我趕時間。”範婷婷雙手環抱,十分高傲的看著江怡墨。

她並非把江怡墨放在眼裡。

道歉?還賠錢?江怡墨差點笑出了聲來。

“好呀!那我就替軒軒好好向你道歉,不過嘛!要錢冇有,要不我換其它方式?”江怡墨嘴角微揚,右手輕輕抬了一下。

“什麼?”範婷婷還冇反應過來。

啪!

江怡墨直接一巴掌甩過去,霸氣十足,打得範婷婷耳朵裡像進了千萬隻小蜜蜂。

“還敢跟我要錢?我冇找你賠醫藥費都不錯了。”江怡墨抬手,真準備再送她幾巴掌。

範婷婷一把按住江怡墨的手。

“你什麼意思?是你兒子撞的我,我還冇說什麼,你倒先動起手來,你講不講道理?難怪,什麼樣的媽,教出什麼樣的兒子。”範婷婷說。

“你當我傻呀!如果是軒軒撞的你,那這些湯應該都在你身上纔是,為何你身上隻有少數的幾滴,反倒是軒軒衣服上全部都是,雙手燙得跟豬蹄?撒謊都不會,還好意思在我麵前橫?”江怡墨十分霸氣的解釋。

她分析得頭頭是道。

“我......”範婷婷一時語塞,竟不知怎麼往下接。

“我什麼我?我冇空跟你廢話,馬上道歉。”江怡墨說。

道歉?

不可能,範婷婷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道歉,太丟臉了,她冇乾過這種事情。

“我為什麼要道歉?就算湯都在你兒子身上,那也是他先撞的我,道歉不可能,反正是他先撞的,就算他是個孩子也不可原諒,衣服你們肯定是要賠的,彆以為你霸道不講理我就怕你,我範婷婷長這麼大,還冇怕過誰。”範婷婷一門心思想讓江怡墨賠衣服錢。

她哪知道,以江怡墨的脾氣,賠個屁呀!

“軒軒,告訴姨,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江怡墨雙手落在軒軒肩膀上。

既然範婷婷一口咬死是軒軒撞的她,那就讓軒軒自己來講,小孩子是不會說謊的,江怡墨相信不是軒軒的錯,她要用真相打臉,讓範婷婷臉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