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軒軒真乖。”江怡墨心裡好暖。

她纔不怕沈謹塵呢!那傢夥又不敢拿她怎樣,但軒軒這麼懂事,真讓江怡墨欣慰,不愧是她生出來的兒子呀!

醫院裡!

江怡墨帶軒軒去燙傷科看了手,這算是重度燙傷,表皮組織受到了損受,可能會留疤。

“醫生,拜托你一定不要讓孩子手上留疤,多少錢都不是問題,隻要不留疤。”江怡墨急了。

軒軒的手很好看,細長細長的,以後長大肯定更好看,如果留了疤,就會不完美。

“他現在還小,還會長的,到底會不會留疤還不好講,你先把這藥拿回家去,每天塗三次,一次塗到手脫皮。”醫生說。

江怡墨拿著一隻藥。

就這個嗎?一支幾百塊錢的燙傷藥真的管用?江怡墨開始懷疑這家醫院的醫學水平了,是不是要破產了呀,連藥都開不起,難道醫生不該給她開幾包藥拿回家嗎?花錢無所謂呀,錢花得越多江怡墨越踏實。

“要不你再多開幾支藥吧,我感覺一支不夠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真的夠了,他隻是燙傷,這已經是最好的燙傷藥了,而且他還小,恢複得也快,其實你不用過分擔心。”醫生很隨和。

“可......”

江怡墨還是不放心。

“姨,我真的冇事兒,咱們聽醫生的吧!”軒軒把江怡墨拉走,不然,江怡墨肯定會逼著醫生開一堆的藥,她實在是太擔心軒軒的手了。

軒軒和江怡墨走到病房門外,軒軒停了下來。

“姨,我自己進去就可以,你彆去了,免得我爹地看到你生氣。”軒軒說。

軒軒真懂事,處處替江怡墨著想。

“沒關係,出了這種事情,總該解釋清楚,你爹也不能把我吃了,不是?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倒是心挺大的。

“可是爹地脾氣不好,我怕他會罵你,對你動手,姨,我不想讓彆人傷害你,你先回去吧!”軒軒的眼神中,全是對江怡墨的愛。

他也不知道怎麼了,每次看到江怡墨就覺得好親切,就好像他們從上輩子開始就認識了,甚至還有可能是一家人,那種濃濃的感覺每次見到江怡墨就會升起來。

軒軒有時在想,如果江怡墨姨是他的媽咪就好了,他的童年肯定會過得特彆有意思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每天放學回來和媽咪講不了幾句話。

軒軒從來不敢讓媽咪陪他玩,從來不敢提要求,但對江怡墨,他就敢提,因為每次提了,江怡墨都答應了。

“你爹自己都受傷了,哪有力氣打我?走吧!一起進去,不把你親手交到他手裡,我也不放心。”江怡墨拉著軒軒,一起走了進去。

江雨菲和朵朵也都在。

江雨菲在替沈謹塵削蘋果,看來他很喜歡吃蘋果,朵朵坐在小板凳上發呆,當她看到江怡墨進來了,覺得特彆意外,她便情不自禁的望著江怡墨,嘴角一點點往上揚,雖然笑得很勉強,但她真的在笑。

朵朵笑了?江怡墨的心融化了,她被這個笑感染了,直接跑過去抱起了朵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