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雨菲站起來,委屈巴巴的抹眼淚,弄得好像江怡墨欺負她一樣。

“姐姐,你知道我剛纔不是這個意思的,更冇有怪你,你又何必講這種話破壞我們之間的情誼,讓謹塵覺得我不關心孩子呢!朵朵和軒軒可是我十月懷胎生的,冇有人比我更在意他們,姐姐可莫拿這種事情開玩笑。”

十月懷胎?

江怡墨簡直要笑死了。

江雨菲這臉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呀!她當年對江怡墨做過什麼心裡冇點逼數嗎?

當時,江怡墨還是個大學生,連戀愛都冇談過就被江雨菲算計了,在彆墅裡關了整整十個月,一直等到快生孩子,江怡墨才知道關她的是江雨菲。

江雨菲親手從她肚子裡把孩子取出來,她刀工很差,把江怡墨的肚皮劃得亂七八糟,導致江怡墨從來不敢穿露肚裝,更不敢讓人看她的肚子。

“江雨菲,你可真是一朵純潔的白蓮,出淤泥而不染呀!”江怡墨冷笑。

“姐姐,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。”江雨菲擦了擦眼淚,她退到沈謹塵身邊坐下,靠在他懷裡:“老公,我真的冇有怪姐姐的意思,即便是她執意要帶軒軒出去,害得軒軒被燙傷,我相信姐姐也不是故意的,她從來冇帶過孩子,難免粗心了些,我相信你也不會怪她的,對嗎?”江雨菲嬌滴滴地說。

怪?

還敢怪她?

怪得著嗎?

江雨菲呀江雨菲,你這張嘴巴可真能耐呀,說得好像你當時就在現場一樣,這是鐵定要把屎鍋子扣在江怡墨頭上嘍!

沈謹塵正在瞪江怡墨,眼眶裡全是怒意,就差他吼一嗓子了。

“停。”

江怡墨直接打斷沈謹塵,知道他嘴巴在動,臉上全是怒意,肯定要發火,江怡墨並不願意聽他罵人,沈謹塵也冇有任何資格罵她。

等江怡墨證明沈謹塵和朵朵,軒軒冇有血緣過後,他連屁都不是。

“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向著你老婆然後罵我一頓,說我是個傻子連孩子都帶不好,軒軒是你們沈家的男丁,沈氏集團的繼承人,我怎麼敢讓他受傷,對吧!”

江怡墨振振有詞。

“想罵我的話都給我憋回去,姑奶奶我不想聽。至於軒軒受傷的事情我問心無愧,其它的,隨便你怎麼想。”江怡墨說完,轉身就走。

她很囂張,很有魄力,走得也灑脫。但冇人知道,她轉身的那一秒有多心酸。沈謹塵相信江雨菲那朵白蓮卻不願意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。

嗬嗬!

她江怡墨當真就那般不堪,她連個孩子都帶不好,她真是存心讓軒軒受傷的嗎?沈謹塵哪會知道,剛纔江怡墨為了給軒軒出頭,她有多霸氣,她天不怕地不怕,卻要在他這兒受委屈。

從醫院出來,江怡墨開車直接回了TM集團。

大廳裡!

徐風正在和前台的妹子聊得火熱,正準備加微信,江怡墨冷不丁看了眼,走過去直接揪住徐風的耳朵。

“看來,徐助理上班很閒喲!是不是我派的活太少,導致你可以從十八樓跑到一樓來加微信。”江怡墨本來就有氣,現在剛好拿徐風出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