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風被江怡墨整得莫名其妙,平時這種事情BOSS也不管呀,他和公司新來的女同事拉拉關係怎麼了?至於大庭廣眾揪耳朵?弄得他很冇麵子訥!

“BOSS,BOSS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”徐風趕緊求饒。

不然,他的耳朵直接就被江怡墨給擰掉了。

“錯?”江怡墨笑了笑:“徐助理何錯之有,說來聽聽?”

額!!

徐風淚目,BOSS今天到底怎麼了,誰又招惹她了?難道是因為他自己從醫院先回公司,冇等她?也不對呀,明明就是BOSS不需要他,把他先支回公司的。

“我錯在上班時間不應該和女同事聊天,我應該好好的在十八層待著,我應該努力的工作,總之,我錯了,我慚愧,我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我的行為給集團造成了嚴重的影響,我甘願受罰。”徐風反醒得很深刻。

江怡墨鬆了手。

“半小時後,交一份五千字的手寫檢討書給我,我不想看到通篇廢話,全是我錯了,我知錯之類的字眼。”江怡墨看了眼手腕上的表,開始給徐風計時。

檢討書?

不如一刀殺了他得了。

“BOSS,我能不能用電腦?手寫太慢了。”徐風都快哭了。

不就是上班時間勾搭了一下新同事嗎?他也冇乾啥傷天害理的事情,為什麼要折磨他?

“你還有二十九分鐘。”江怡墨單手插兜,霸氣走進電梯。

“BOSS,BOSS,BOSS......”徐風真的哭了。

但是他冇辦法哇!隻能去寫,半小時寫不出來,BOSS可能要送他幾口超辣火鍋了。

半小時後!

徐風拿著檢討書走進總裁辦公室裡,一隻手拿檢討書,一隻手是平行抬起的,但手掌是耷拉往下的,抽筋了。

“BOSS,你要的檢討書,非常非常深刻,我感覺自己的文筆超棒,剛纔我讀了一遍,竟然把我看哭了。”徐風嬉皮笑臉的。

主要就是想表達一個意思,他寫得很深刻,不用重新寫了吧!

江怡墨看了眼,扔給徐風。

“既然文筆這麼好,不當著大家麵讀出來不是屈才了?讓所有人去會議室,聽徐助理演講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完了,完了。

“BOSS,你是在開玩笑吧!”徐風不想。

“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?對了,記得聲情並茂,哭不出來不許停,徐助理加油喲!”江怡墨拍了拍徐風。

兩小時後!

徐風哭著從會議室出來,淚流滿麵的站在江怡墨麵前。

一個字!慘!

兩個字!好慘!

三個字!慘慘慘!

“喲,看來徐助理也是個感性之人嘛,哭得不錯。改明兒咱們和娛樂公司的合同敲定了,問問他們缺不缺哭戲替身,我覺得你非常合適。對了,不用感謝我。我這個人訥!就是這麼體恤下屬,心裡記得我的好就行了,低調,低調。”江怡墨憋住不笑。

“謝——謝——BOSS。”

徐風還能說啥,隻能說謝謝唄!誰讓他攤上了這麼一個有仇必報,狠起來連親助理都虐的老闆,他隻能默默的受著唄!

“哎呀,徐助理這嗓子怎麼弄的?聽著不太妙呀!”江怡墨心頭一驚,被徐風的聲音給嚇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