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分鐘後。

叮咚!

江怡墨拉開門,我滴個乖乖,除了徐風的腳可以看到之外,其它全部被一堆東西擋住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送快遞呢!場麵相當壯觀。

徐風的雙手提得滿滿的,兩邊的腋下也夾的東西,就連嘴巴裡麵都叼著一個大購物袋,江怡墨默默心疼徐風的門牙,還有脖子上也掛了好多,乍那麼好笑呢!

江怡墨取掉徐風嘴巴裡的大袋子。

“江大BOSS,大半夜的,你可真能折騰人,必須漲工資呀!不能白乾。”徐風很崩潰。

他一路飛過來的,流了不少的汗。

“漲,必須得漲。”

江怡墨接過其它東西,臉上的表情很嫌棄呀!

“你這樣一直夾著,咦!好臭。”

江怡墨把徐風腋下夾過的東西扔進了垃圾筒,這種東西怎麼可以給她寶貝女兒用?

“......”徐風無語。

他很累好嗎?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!

“不過大晚上的,你弄這些做什麼?冇聽說過你有孩子呀!”徐風一臉好奇。

“來都來了,進來坐坐吧!你陪朵朵玩會兒,我去煮麪條。”江怡墨說。

朵朵?

徐風這才注意到客廳裡的小可愛,長得好乖巧呀,眼睛大大的,跟江大BOSS很像嘛,還有眉毛,額頭也特彆像,難道真是她的女兒?啥時候生的呀!

徐風發現他腦子不太夠用了,五年前他就跟江怡墨了,一直給她當助理,不管是私事公事都一清二楚,哪裡冒出來的孩子?

“愣著乾嘛,陪朵朵呀!你要陪不好,年終獎就彆要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額!

徐風表示,助理的工資真難拿,下班還得給人當保姆。

“嗨,朵朵。”

徐風笑眯眯的走過去,坐在朵朵身邊,在他十分熱情的情況下,朵朵隻是看了他一眼,啥表情都冇有,然後繼續玩玩具,拿徐風當空氣。

額!

這姑娘有脾氣,小小年紀就這麼高冷,跟江大BOSS有得一拚呀,不虧是娘倆,確實像,像極了。

“朵朵,麪條煮好啦!洗完手手就可以吃啦!”

江怡墨的愛心麪條閃亮登場,這次她可是一點不敢馬虎,在煮麪時兩隻眼睛瞪得跟珠子似的,一直盯著鍋裡的麪條,煮好就立馬撈起來。

朵朵還算乖,自己去洗了手,乖乖爬上椅子上坐好。

“怎麼了?”

江怡墨特彆期待地看著朵朵,她怎麼又不動了?不是還自己洗手了嗎?小臉上又露出了委屈的表情。

朵朵耷拉著腦袋,她想媽咪了。

小女孩在晚上總是喜歡媽咪的,媽咪餵飯飯,媽咪抱抱,睡覺覺,朵朵這些年真的習慣了媽咪身上的味道,到晚上就特彆依賴媽咪。

“是不是麵太燙了?姨幫你吹吹好不好?”

江怡墨嘴巴鼓鼓的,對著麵吹氣。

她想哄朵朵開心,所以故意在吹麵的時候做了些誇張的動作,賣萌,扮鬼臉,故意扮醜,逗朵朵開心。

朵朵冇那麼難受了,而是被江怡墨這些表情包給吸引了,她在想,如果媽咪也能這樣哄她就好了,朵朵肯定會更開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