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信你,我就是腦殘。”範婷婷不會相信。

她一把按在江怡墨的後腦勺上,直接往油鍋裡麵按,看到江怡墨的臉越來越紅,水蒸汽拍在她臉上,留海越來越濕,範婷婷心裡麵超痛快。

“江怡墨,爽嗎?”範婷婷問。

江怡墨現在的臉離油鍋不到五厘米,鍋裡的油在沸騰時飛濺到她臉上,很燙,很不舒服。

“還不夠爽。”江怡墨竟然還笑得出來。

徐風都要急瘋了,BOSS今天真要被毀了容,以後誰還敢娶她呀!到時,人家就會盛傳,TM集團的財神爺,是一個又老又醜還冇男人要的醜女人。

咦,想想就覺得可怕。

“彆說反話,我知道你現在特彆的難受,沒關係,這隻是個開始,等你的皮膚完全浸泡在油鍋裡,你的耳邊會聽到劈裡啪啦的聲音,你的皮膚會一點點的潰爛,皮會從你臉上一層一層的往鍋裡走?”

範婷婷越說越開森。

“你說我過半小時後,我要是拿雙筷子過來,輕輕往你臉上一戳,會不會肉直接就掉鍋裡了呀!到時,你猜猜自己會不會變成一個醜八怪?”

“剛纔不是挺拽嗎?怎麼,現在不說話了?”範婷婷一把揪住江怡墨的頭髮,一隻手按她腦袋:“要不你喊一聲,姑奶奶我錯了,或許我可以放過你喲!”

江怡墨還是冇說話。她現在也冇辦法開口,一張嘴那些沸騰起來的油就會往嘴巴裡飛。

“江怡墨,我迫不及待想看到你的臉被燙得像木乃伊的樣子,應該會很可耐吧!”範婷婷大笑,按住江怡墨腦袋的手使勁兒往下用力。

江怡墨腦袋往下一落,這突如其來的勁兒讓人承受不住,即便江怡墨用力的僵硬住脖子,但她的臉還是在往下。

砰!!

包廂的門從外麵追人踢開,一行人衝了進來,把包廂裡範婷婷的人全部控製了起來,帶頭的是一個男人,二十出頭,長得挺帥的。

範婷婷扭頭一瞧,這不是言暮嗎?

酒店的老闆,特彆年輕,長得也帥。

“言哥,你怎麼來了?”範婷婷鬆開了江怡墨,笑眯眯的望著言暮。

言暮冇搭理範婷婷,而是徑直向江怡墨走了過去。

“江總,你冇事吧!不知道江總大駕光臨,讓您在這兒受委屈,言暮很慚愧。”言暮說。

江怡墨慢慢直起腰來。

“冇事,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言暮來得挺及時,不然她這張臉就真毀容了。

“剛纔在監控裡看到了你的身影,我也不太確定,畢竟以您的身份,根本不可能來這種小地方。我就過來瞧瞧,結果真是你。她冇對你怎樣吧!”言暮看了眼滾燙的油鍋。

想想就後怕,萬一江怡墨真在他這兒被毀了容,怕是這酒吧也開不下去了,分分鐘麵臨倒閉。

“她?”江怡墨的目光重重的落在範婷婷身上,她微微一笑,笑得範婷婷混身發毛。

能讓言暮尊敬成這樣的人,想必是大人物。而且言暮稱江怡墨是江總,難不成她是哪家公司的大老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