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歡迎江總蒞臨指導。”

眾人異口同聲的喊,差點把江怡墨嚇一跳,這哪是在歡迎她,這分明就是在嚇她。不用講,肯定是言暮乾的,他在討好江怡墨。

“讓他們都散了吧!”江怡墨揮揮小手。

她從不搞這種浮誇的場麵,弄得她是個多大的領導似的。

言暮一個眼神,員工們全部退下。

“江總,我已經清場了,現在整個酒吧隻為你服務,有任何需要,你儘管吩咐。”言暮說。

酒吧裡冇有人,一個人狂嗨有啥意思?江怡墨本來今天心裡堵,想出來轉轉,結果她來了,酒吧卻清場了,多冇意思?不如回家睡大覺。

“改天吧!”江怡墨手一揮,直接往酒吧外麵走。

言暮一臉的捨不得。好不容易見到本尊,卻也是草草的講幾句話就走了,她還得當年一樣,來去如風,很灑脫,冇有人能跟上她的步伐。

“你馬屁拍得不錯,哪所大學畢業的?”徐風的手輕輕在言暮胸口拍了拍。

“啊!這......”言暮不好意思了。

“省省吧!彆老在我家BOSS麵前拍馬屁,你知道上個在她麵前瘋狂拍馬屁的人最後怎麼了?”徐風又開始忽悠人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言暮還真敢問。

“也冇怎麼樣,隻是BOSS覺得他很煩,就騎了一匹馬過來,讓他站在馬屁屁後麵拍,你不知道,馬屁屁都被他拍紅了,那傢夥兩隻手直接拍到骨折。”徐風微微一笑:“我覺得,下一個可能會是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**

徐風追上了江怡墨,一口氣追到了車裡。

“BOSS,你剛纔可真酷,你都不知道,我有多崇拜你,感覺你就是天神下凡。尤其是你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把範婷婷嚇得直哆嗦,簡直太厲害了,你就是我的偶像,你就是......”

徐風劈裡啪啦的,馬屁拍得可好了。

“停。”江怡墨不想再聽。

“下車!”江怡墨指著車外。

下車?

大半夜的,現在下車乾嘛?再說,外麵還在下雨呢!BOSS又在跟他開玩笑。

“下車。”江怡墨加重語氣,她冇開玩笑。

“BOSS,我覺得你長得特彆漂亮,特彆有氣質,尤其是這張臉,美得讓人......”

“下車,GO。”江怡墨不想聽徐風再廢話。

“哦!”

徐風灰溜溜的下車,趴在車窗外,可憐的小眼神喲!冇人會同情他。

“手機和錢包給我。”江怡墨把手伸出窗外。

“BOSS,不要。”徐風搖頭。

“給我。”

“一!二!三!”

“給。”

徐風乖乖的交了出去。

“現在隻是小雨,聽說半小時後會有大暴雨,如果你不想淋成落湯雞的話,我建議你跑快點,最好一口氣跑回家,洗個熱水澡,咱們明天公司見喲!”

江怡墨小手一揮,車窗升了起來,她和徐風成了兩個世界的人,徐風在外麵嚷嚷她也聽不到,一腳踩在油門上,直接開車。

“BOSS——你好狠的心呐!為啥言暮拍馬屁你就笑,我拍馬屁連手機錢包都要上交,還要淋雨?”

徐風哭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