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有手機,冇有錢包,出租車都打不到。

嗚,哇,不公平呀!天道好輪迴,蒼天饒過誰呀!

次日!清晨!TM集團!會議室!

啊欠!啊欠!啊欠!

徐風拚命的打噴嚏,空氣裡全是他的病毒,問題他是坐在江怡墨旁邊的。

江怡墨嫌棄的看了眼徐風扔垃圾筒裡的紙,開了半小時的會,他扔滿了。

啊欠!啊欠!

又來了。

江怡墨一個白眼,直接瞪住徐風。

“BOSS,不怪我,我控製不住,昨天晚上我淋雨了,大暴雨,我......”徐風真的想哭,他好委屈的。

“憋住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打噴嚏是憋不住的呀,BOSS,啊欠,啊欠!”徐風又來。

“憋,往死裡憋。”

“......”

兩小時後!

會議終於結束,徐風拔腿就跑,回到自己辦公室裡瘋狂打噴嚏,打得整樁樓都是他的聲音。彆問他剛纔怎麼憋住的,如果大家遇到一位江怡墨這麼可愛又有親和力的老闆,也會像徐風一樣憋住的,哈哈!

總裁辦公室!

徐風先把鼻子塞住後再進去。

“BOSS,前台有人要見你。”徐風說。

平時這種事情,徐風不用過來通報,他有權利拒絕掉,隻是今天過來的人比較特殊,所以,他做不了主,得問江怡墨的問題。

“哪家總裁又來求合作了?”江怡墨無所謂的樣子。

她真不缺合作對象。

“沈氏集團的總裁夫人。”徐風說。

“江雨菲?”江怡墨差點笑出了聲。

這江雨菲夠奇葩的呀,自己老公在醫院裡躺著,她倒好,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。還總裁夫人?切,生怕彆人不知道她是沈謹塵老婆似的。

“要見嗎?她是代表沈氏集團過來找咱們談合作的,聽說他們最近要研發一個新品牌,沈氏集團會投入不少的精力,他們能找上咱們,說明很看重這個項目。”徐風說道。

徐風隻是從利益出發,但江怡墨除了考慮利益之外,她還得看心情,和江雨菲合作?嗬嗬,除非她跪在地上求她。

“讓她滾。”江怡墨冇彆的話。

讓江雨菲滾就對了。

“這不好吧!她代表的是沈氏集團,而眾所周知,沈氏集團是F國最大的上市集團公司,背後關係網非常的複雜,就算是有個人恩怨,也不至於讓人滾吧!要不你見見?隨便幾句話打發掉?”徐風弱弱的問。

“你腦子進水了呀,江雨菲搶了我的兒子,五年前差點害死我,你讓我跟她合作?怎麼想的?你是江雨菲的助理,還是我的助理?”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要不你現在寫份離職報告唄!本總裁馬上簽字放人。”

額!!

徐風不是這個意思呀!

好吧!BOSS在氣頭上,她這幾天都不對勁兒,肯定被人氣人,不跟她計較,淡定,淡定。

“BOSS,你誤會我了,我的意思是,你直接讓江雨菲滾多冇意思,要不陪她玩玩兒?”徐風給江怡墨出點頭。

“怎麼玩?”江怡墨問。

徐風走上前去,趴在江怡墨耳朵邊講了一句話。江怡墨聽完,覺得非常的不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