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朵朵,姨餵你好不好?嚐嚐,這可是姨親自下廚煮的麪條喲,剛纔我偷偷吃了一小口,好香好香訥!”

江怡墨用筷子夾了一小口,吹到剛好的溫度再餵給朵朵吃,一口一口的喂,喂得江怡墨好開心呀,有女兒的感覺真好,她超滿足的。

徐風看傻了。

天哪!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江大BOSS嗎?

她可是人民口中的財神爺,神一般的存在呀!平時做事一向是雷厲風行,殺代果斷,多少人怕她呀!冇想到還有這一麵,果然呀!再強悍的女人都有她的軟肋。

徐風倒是越來越好奇江大BOSS和朵朵的關係了!

“哇!朵朵好棒喲,全部都吃掉了,飽了嗎?要不要姨再去煮些麪條?”

江怡墨真的好開心呀,她第一次親自喂孩子吃東西,而且朵朵好給她麵子,竟然全部都吃完了,連湯都喝好,這麼乖的小寶貝,真不知道江雨菲平時怎麼捨得對她下手,想想就來氣。

朵朵搖頭,用手摸著自己的小肚子,表示她已經飽了。

“那朵朵去玩玩具,姨把這些收拾了好不好?”江怡墨溺愛的看著孩子,不知道有多開心。

朵朵也逐漸的習慣了這裡,陌生感消除了不少,不用江怡墨拉著也能自己在家裡玩。

“喂,江總,什麼情況呀,哪兒來的孩子?”徐風像個八卦婆一般溜進廚房。

冇辦法,他太好奇了。

尤其是剛纔江怡墨喂朵朵吃麪條的時候,那叫一個賢妻良母喲,徐風都想把眼睛戳瞎了,這絕對不是他認識的江大BOSS呀!

“什麼什麼情況?”江怡墨哼著小曲在刷碗。

第一次覺得刷碗都能刷出美妙的音符,完全是江怡墨心情好哇!

“那個孩子呀!哪裡來的?你......”徐風問。

他本不是個多嘴的人,這不是壓不住好奇嘛,再說,他大晚上的送這麼多東西過來也不容易,總有知情權吧!

“她對我很重要。”江怡墨回頭。

特彆認真的對徐風講,真的真的極其重要,比江怡墨的一切都重要。從她的眼神中完全可以體現出來。

“那你打算怎麼辦?”徐風又問。

大家都是聰明人,僅憑這一句話便知道江怡墨和朵朵是什麼關係,徐風最會察言觀色了。

“再說吧!也不早了,你先回去休息,明天早上我可能會晚點去公司,有急事你先處理掉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。”徐風轉身就走。

在經過客廳時,她看了眼朵朵,現在是越看越覺得和自家大BOSS像,超像的,他什麼都懂了。

叮咚!叮咚!

門鈴在響,江怡墨還在刷碗,收拾衛生,滿手都是油呀!

“不是都走了嗎?怎麼又回來了?”

江怡墨一邊抱怨,一邊去開門,兩隻手上的油好明顯呀!

門外,並不是徐風,是沈謹塵高大的身影站在那裡,像座大佛高不可攀,臉上冇有表情,很深很深,看樣子心情不好。

軒軒也過來了。

“阿姨,朵朵在你家嗎?她不見了,我們所有人都在找她?”軒軒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