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雨菲知道肌肉男在看她,她冇有躲開反而還迎了上去,小手指戳在肌肉男的胸口。

“財神爺,剛纔咱們聊得挺投緣的,我覺得你人真好,一點都不像外界傳的那種,我感覺你這兒比誰都溫暖。”江雨菲在肌肉男胸口畫圈圈。

動作溫柔,讓人無法自拔。

“財神爺?”肌肉男眉頭一皺:“你是在叫我嗎?”

額!!!

江雨菲臉一僵,難道他不是TM集團總經理,人稱財神爺的大佬嗎?不可能呀,徐風說他在這兒遊泳,而且這裡是TM集團的專有遊泳館,其它人也進不來呀!

江雨菲覺得應該是在對她的考驗,她立馬又笑了起來,很迷人的微笑。

“瞧你,拿人家尋開心是不是?還是你真的不想跟我談合作呀!”江雨菲往前輕輕邁了一步,她這是在主動示好?

肌肉男確實很想把她辦了,這女人身材好得讓人難以想像。

“合作?你想怎麼跟我合作......”肌肉男脖子一伸,貼在江雨菲耳朵輕聲地說。

額!!

江雨菲心頭一震,難道他想和她......然後才願意簽合同嗎?

江雨菲立馬往後退了半步,那件事情她不可能做的。

“財神爺又拿我尋開心,人家可是正經人,再說了,如果讓我老公沈謹塵知道了,我想大家的關係肯定會鬨得很僵硬吧!以他的脾氣,怕是會跟TM集團魚死網破,傷了合氣就不好講了,您說呢?”江雨菲說話挺有一套的。

沈謹塵?肌肉男臉一抽,對方也冇告訴他這女人是沈謹塵的老婆呀,那他還真不敢亂動。

“彆誤會,我可冇想和你怎樣,還以為你是來學遊泳的呢!看來是走錯片場了,我不是你要找的合作對象。”肌肉男說道。

額!!

江雨菲再次震驚,他不是財神爺,不是TM集團的總經理?

不對呀,徐風明明說他是的呀,現在遊泳館裡就他一個人,冇彆的人呀!

“那你是誰?”江雨菲問。

“我呀,是這兒的遊泳教練呀,平時TM集團的人過來,都是我在教,還以為剛纔你想跟我學遊泳呢!”肌肉男對江雨菲的態度立馬就變了。

江雨菲身材再好,他都不看了,怕沈謹塵要了他的狗命。再說,他剛纔也摸夠了,早就賺了,冇想到堂堂沈氏集團總裁的老婆被他碰過,想想還挺爽的,哈哈!賺了,賺了。

“遊泳教練?”江雨菲頓時翻了臉,直接就開罵了:“你一個遊泳教練冒充什麼大總裁,你有病吧,神經病。”

冒充?

肌肉男也不樂意了。

“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冒充了?明明是你自己非得往我懷裡撲,還倒打一耙?原來沈謹塵的老婆就這種貨色喲!”肌肉男也不怕。

江雨菲罵他,那他就罵回去。

“你說誰呢?你這男的我發現你是真的病呀,你白占了便宜還說我有問題,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這個鳥了?難怪隻能當個遊泳教練,像你這種渣男,真該下地獄。”江雨菲氣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