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下地獄?”肌肉男一聲冷笑:“我覺得你現在應該下水玩玩兒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肌肉男笑了笑,直接一推,江雨菲撲通掉到了水裡。她根本不會遊泳,下水就開始撲騰起來。

“救命呀,救命呀!”

肌肉男不會管他,隻是坐在遊泳池邊玩手機,江雨菲怎麼叫都不管用。

角落裡!

徐風和江怡墨都要笑死了,尤其剛纔江雨菲發現肌肉男不是TM集團總經理的時候,那張臉喲,都氣黑了,白白被人吃了豆腐還冇處說理,爽,超爽。

“江總,那這些照片怎麼處理?”徐風問。

“先回辦公室再說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在離開遊泳館時,她還看了眼江雨菲,竟然還在水裡撲騰,這個遊泳教練挺硬的呀!江怡墨非常的滿意。

回到辦公室後。

江怡墨把相機裡的照片從頭到尾看了幾遍,彆說,徐風平時冇啥平事,拍照水平還挺可的呀!竟然把江雨菲拍得這麼美?

尤其是江雨菲和肌肉男在水裡嬉戲,遊泳的時候,感覺特彆的自然,就像是在拍嚮往的生活一樣,非常非常有畫麵感。

“徐風,如果是你,你會怎麼利用這些照片?”江怡墨問。

她先聽聽徐風的意思。

“你問我呀!我哪知道你乾嘛要拍這些,剛纔就是為了整江雨菲,她現在也被人占了便宜,而且我已經讓人把她的衣服扔了,怕是她一會兒就得穿泳衣離開遊泳館了,那畫麵,相當的勁爆,這個教訓應該夠了吧!”徐風說。

額!!

“你偷了江雨菲的衣服?”江怡墨吃驚。

這件事兒,她確實是不知道。

“嘿嘿!我這不是想替你教訓她嘛。”徐風笑得很尷尬。

其實,這麼做好像是卑鄙了些,江雨菲的泳衣本來就露,又下過水,穿成這樣到處跑,媽呀,臉麵呢!

“乾得漂亮。”江怡墨非常解氣的對徐風豎起大拇指。

這時!

辦公室外麵傳來了江雨菲的聲音。

“徐風,徐風,你給我滾出來。”

“徐風,滾出來。”

“......”

還真是江雨菲的聲音?她肯定發現自己上當了,所以找徐風算帳來了。

“江總,江總,現在怎麼辦呀?江雨菲殺過來了,怎麼辦?”徐風秒慫。

果然,做了虧心事的人,都是會怕的。

“你怕什麼,TM集團是咱們的地盤,她還能把你給吃了?我先躲起來,你好好應對。”江怡墨直接鑽進衣櫃裡。

江怡墨辦公室裡是有衣櫃的,有時候出現突發情況,像是有什麼飯局什麼的,她會直接在辦公室裡換衣服去。

咣噹!

江雨菲一腳踢開總裁辦公室的門,非常囂張的跑了進來。

徐風一個人站在那兒,他挺心虛了,關鍵時候連BOSS都跑了,總讓他收拾爛攤子,想想就覺得命苦。

“徐風,你故意整我是不是?”江雨菲衝過來,一把抓住徐風的領帶。

“沈太太這是說的哪裡話,我整誰也不敢整你呀,誰不知道你老公是沈謹塵,他可是咱們F國出了名的狠人,我哪敢得罪他是不是?”徐風很淡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