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歹他也是見過大世麵的,還不至於連江雨菲嚇死。

江雨菲一聲冷笑,抓住徐風的手越發的用力起來,但並不能夠對徐風造成威脅,隻是他倆離得有點近,這倒是讓徐風心亂得很。

“少胡說八道,泳裝是你給我的,也是你告訴我總經理在遊泳館裡。結果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他,你白白讓我被占了便宜,現在連我衣服也被人偷了,肯定也是你乾的。徐風,我哪裡得罪你了,你要這樣整我?”

江雨菲實在氣不過。

“沈太太被人占便宜了?”徐風怒從心中起:“告訴我,那個八王蛋是誰,我馬上就把他綁了,讓他親自跪在你和沈謹塵麵前,給你倆磕頭道歉。連沈太太的便宜也敢占,怕是不知道你老公有多厲害吧!豈有此理。”

徐風這一身正氣的樣子,把江雨菲嚇了一跳。

江雨菲自然不敢讓沈謹塵知道,道歉這種事情肯定就得算了,啞巴吃黃連,有種說不出。

“真不是你安排的?”江雨菲似信非似。

“當然不是我,我與沈太太無怨無仇的乾嘛要整你?再說了,我整你冇也冇好處呀!像我這種小助理就是拿死工資的,我可冇那個膽子。至於道歉——我覺得是有道理的,一會兒我就去調查,把那個人找出來,我親自把他押到沈氏集團去,放心,一定會給沈太太一個交待。”徐風演技炸了呀!

江雨菲趕緊鬆開徐風。

“道歉就不用了,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既然不是徐助理,那肯定是有誤會的。要不就算了吧!”江雨菲逼得一比。

明明是她吃了虧,弄得好像她做了賊一樣。徐風都要笑抽了,江雨菲也太好玩了。

“這怎麼行,萬一傳了出去,不得有人說我們TM集團的人有問題,這可關係到咱們的口碑,不能就這麼算了,必須道歉,當麵道歉,尤其是沈先生那邊,一定要跟他解釋清楚,不然日後他知道自己老婆在TM集團受了委屈,不得跟我們魚死網破呀!”徐風這一臉要替江雨菲伸張正義的樣子,簡直可好笑了。

笑得衣櫃裡的江怡墨都快掉出來了。

啊哈哈哈!江雨菲,你也有今天,活該,笑死老孃了。

“徐助理,什麼聲音?”江雨菲聽到了衣櫃那的動靜。

額!

徐風臉色一僵,瞬間覺得不對頭。他差點忘了江總還在衣櫃裡,他竟然和江雨菲聊了這麼久,怕是江總憋不住了纔會發出聲音。

“冇——冇有呀?”徐風笑得好尷尬。

“可是我明明聽到了,好像是從衣櫃裡傳出來的。”江雨菲不是傻子,耳朵也冇問題,確實聽到了聲音。

衣櫃?

江大BOSSS在裡麵呀!絕對不能讓她被江雨菲發現。

“你應該是聽錯了,也可能是老鼠的聲音,我們這一層經常有老鼠,嘿嘿!”徐風好心虛呀,急出了一身的汗。

江雨菲乾嘛揪著這種問題不放?

“老鼠?”江雨菲覺得,徐風肯定在開玩笑:“那這老鼠也是夠辛苦的,從一樓爬到十八樓,還準確無誤的爬到總裁辦公室裡來,怎麼,老鼠的鼻子是狗鼻子呀,它還能知道財神爺在哪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