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雨菲可不相信衣櫃裡有老鼠,怕是有人吧!她走了過去,一把抓住衣櫃裡,直接拉開。

額!!

完了,完了,江大BOSS被髮現了。

“江怡墨?”江雨菲簡直不敢相信。

江怡墨竟然會在TM集團總經理辦公室裡的衣櫃裡,她躲在這兒做什麼?

江怡墨尷尬的從衣櫃裡出來,光是眼神都得把徐風殺死,本來她就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這下好了,怕是江雨菲也猜到了。

這以後還怎麼玩兒?能愉快的整人嗎?江怡墨有些苦腦呀,她正在想主意,怎麼才能矇混過關?

江雨菲一把抓住江怡墨的胳膊。

“江怡墨,你該不是過來找徐風的吧!你倆剛纔在辦公室裡那個?”江雨菲一臉嫌棄。

她早知道江怡墨和徐風有關係,還以為分手了,冇想到還在一起。竟然還跑公司來了,她就那麼饑渴嗎?想男人想瘋了吧!

江怡墨好無辜的表情。

“關你屁事,這是我和徐風的私生活,跟你有毛的關係,趕緊滾,彆耽誤我們辦事。”江怡墨一把摟住徐風的腰,弄得好像她要把徐風辦了一樣。

徐風嚇得嘴巴都歪了,這都什麼套路,霸道女總裁要對他這隻可憐的小助理下手嗎?他吃不消的。

“江怡墨,該不是你故意讓徐風整我的吧!剛纔我還差點相信了徐風的話,現在看來,都是你倆提前算計好的呀,江怡墨,你踏馬的是不是有病呀!”江雨菲氣了。

剛纔她都相信不是徐風了,現在發現了江怡墨,真相完全大白,就是他倆給她下套。

“是我又怎麼了?五年前你可比我狠,自己做過什麼冇點逼數?”江怡墨直接懟回去,反正江雨菲不敢拿她怎樣。

“江怡墨,你......”

“我什麼我?趕緊滾吧!瞧你身上穿的,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是出來賣的呢!我要是沈謹塵早把你休了,什麼玩意兒!”江怡墨一臉的不屑。

講這種話,分明是要活生生把江雨菲氣死的節奏。

“江怡墨,你等著,我不會就這麼算了,你給我等著。”江雨菲拔腿就跑。

她被江怡墨羞辱夠了,再待下去隻會更慘。

“切!說得好像我怕她一樣,什麼玩意兒。”江怡墨冷哼,直接坐回老闆椅上,再次拿出剛纔拍的照片。

本來這些照片隻想留著做紀念,既然江雨菲想玩,那就陪她好好玩玩。

按照江雨菲的套路,她現在肯定會跑到沈謹塵那裡哭,說江怡墨欺負了她。既然這樣,那就給她來點狠的。

“徐風,找幾個可靠的媒體,讓這些照片在最短時間內,在網上爆出來,必須讓江雨菲上熱搜。”江怡墨霸氣地說道。

讓熱搜?那就直接買唄!BOSS又不差錢。

“這麼做是不是太狠了?”徐風最後問一次。

畢竟這種照片爆出來,江雨菲的名聲就臭了。

“狠?”江怡墨冷笑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你家BOSS剛纔被人欺負了,冇瞧出來?”

“看出來了,江雨菲放狠話了。”徐風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