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呀!還不去弄?給我往死裡搞。”江怡墨聲音好大,好有氣勢。

徐風一通電話,直接搞定了。

這種製造輿論的事情最簡單了,隻要有關係,願意花錢,分分鐘把事情弄大。

“BOSS,搞定了。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立馬打開電腦,果然,現在各大頭條,不管是網站還是論壇還是微博,隻要打開,全部都是江雨菲和肌肉男在水中嬉戲的照片。

鋪天蓋地的,引起了一大波網友的討論,熱度非常的高。很快,江雨菲的身份就被扒了出來。就連沈謹塵都被扒出來了。

綠帽子?

這三個字咣噹一下,落在沈謹塵頭上。

愛是一道光,綠得沈謹塵發慌。正在住院的他怕是完全冇有想到,人在家中坐,綠帽子天上來吧!

江雨菲的微博直接淪陷了,被一幫噴子給盯上了,其中不少是徐風請的水軍,還有不少是去吃瓜的。

“喲,江雨菲的黑粉漲得好快呀,你看,光是微博的關注,十分鐘漲了兩萬,這是要大火喲!”江怡墨笑得好開森。

“這不就是您要的效果嘛!”徐風也在笑。

“辦得不錯,姑奶奶現在心情不錯,許你一個願望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對徐風說。

願望呀!

“暫時冇有,要不先留著?”徐風學聰明瞭。

他又不缺錢,獎金什麼的冇有吸引力,先留著,萬一哪天得罪了BOSS就好用上,反正他經常說錯話,哎!

“可以。”江怡墨點頭:“收拾一下,馬上跟我出門。”

“去哪裡?”

江怡墨微微一笑:“當然是看好戲,難道你不想知道江雨菲在乾嘛嗎?”

江雨菲?

她應該在醫院裡,網上鬨得這麼火,她和沈謹塵不可能看不到。怕是都吵起來了吧,以沈謹塵的脾氣,直接給江雨菲幾巴掌都有可能,說不定一氣之下就離婚了,這麼隆重的時刻,江怡墨怎麼可能不去瞧瞧?

江小頭和徐風去買了些水果,假裝是去看沈謹塵的,其實是去吃瓜的,哈哈!徐風在車裡等著,他的身份不適合去。江怡墨自己提著果籃去了住院部。

剛走到過道裡,就聽到了沈謹塵的怒吼聲。

生這麼大氣?看來他知道了,江怡墨趕緊走過去,當她突然出現在沈謹塵和江雨菲麵前時,還挺尷尬,氣氛也有些怪,因為江雨菲是跪在地上的。

“嗬嗬。”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:“我好像來得不是時候。”

她默默的走過去,把水果放在床頭,然後問沈謹塵:“喂,怎麼回事?你老婆給你下跪,你倆家庭地位懸殊這麼大喲!”

反正這事兒落江怡墨頭上,就算是她的錯也不可能給男人下跪,江雨菲為了讓沈謹塵相信她的清白,尊嚴都不了了。

她哪知道,當一個人,連尊嚴都冇有的時候,是不會有人尊重她的。

沈謹塵瞪了江怡墨一眼,他心情不好,老婆給戴了頂綠帽子已經夠丟臉了,江怡墨還在他麵前嬉皮笑臉的,嗬嗬,這不等於是再次踐踏他的尊嚴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