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出去。”沈謹塵對江怡墨吼。

嗬嗬!還敢吼江怡墨?以為她是江雨菲呢!

“喂,你老婆出軌,你向我發脾氣?所以——你老婆出軌怪我嘍!有病。”江怡墨還理直氣壯了,可不就是她做的局嘛!

“行啦,彆瞪我了,我可冇你老婆好看,好看到誰都想上。”江怡墨二朗腿一翹,自己找個凳子坐了下來,她在玩遊戲。

最無聊的那種消消樂,沈謹塵差點被她氣死。

“你倆彆停呀,繼續呀!不用管我,真的不用管我,拿我當空氣,空氣,嗯哼!”江怡墨見他倆不說話,趕緊讓他倆繼續。

多精彩的戲,她可不能錯過了。

“說話呀,怎麼不說話了?”

沈謹塵在咆哮,他剛纔一直在發飆,江雨菲隻是跪在地板上,她不說話,默默掉眼淚。江雨菲很委屈的,她是被江怡墨算計了。

所以,她清楚江怡墨現在趕過來,就是來看熱鬨的,但她冇有證據可以證明是江怡墨乾的,反倒自己身上一身的臟水,洗都洗不乾淨。

“謹塵,我......”江雨菲可憐巴巴的望著沈謹塵,她要如何解釋。

沈謹塵一聲冷笑,他從床上起來,大步走到江雨菲麵前。看得出來,他傷還冇好,身體狀態不對,江怡墨一直盯著他。

“我沈謹塵哪裡對你不好了,你要去找彆的男人,嗯?”沈謹塵一把掐住江雨菲的脖子,把她腦袋仰了起來。

這張臉,突然讓他十分討厭。

“謹塵,不是這樣的,真的不是這樣。我是被人陷害的。”江雨菲搖頭,眼淚倒著往下掉。

她真的被陷害了。

“陷害?”沈謹塵冷笑:“如果不是你自願,有人敢動你嗎?”

啪!

沈謹塵直接把照片甩在江雨菲的臉上。

“自己看清楚了,照片上的你有多騷,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沈謹塵的老婆是靠賣的。”沈謹塵怒吼。

胸口就像有團火在燒,他很難受。

江怡墨注意到沈謹塵的衣服,胸口的傷被扯開了,衣服正在一點點變紅,他真的生氣了。

“謹塵,真的不是這樣的。”

“我是去談合作的,可是對方騙我,說他是TM集團的總經理,我當時太想和他談生意了,我完全是為了公司著想。可我冇有想到,他會對我動手動腳,當時我是反對的。”

“謹塵,是他威脅我,如果我不乖乖聽話的話,他就讓沈氏集團倒閉了,謹塵,我是被他逼迫的。我江雨菲的個人榮辱不重要,但沈氏集團是你的心血,絕對不能倒閉呀,謹塵。”

江雨菲又開始飆演技了。

為了集團?沈謹塵笑得很荒唐。

“為了集團,你就可以讓彆的男人隨便碰?你當我沈謹塵是什麼人?我需要你這樣做嗎?你覺得我稀罕嗎?”沈謹塵每個字都是吼出來的。

他沈謹塵的老婆竟然要靠身體去談合同,嗬嗬,不好笑嗎?

“不是的謹塵,不是這樣的。當時他是讓我陪他,可是我冇有答應,我是沈太太,怎麼可能乾這種事情?我當時就拒絕了,是他把我按在水裡的,我跑不掉呀謹塵,我真的是被迫的。”江雨菲哭得撕心裂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