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跟我是沒關係,但你還有朵朵和軒軒,你必須把身體養好,不然,誰來照顧他倆?”江怡墨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,直接把他往床上拖。

平時,她是拖不到他的,但現在,他很容易就被他拉走了。

江怡墨把醫生叫過來,替沈謹塵檢查了傷口,裂開了,需要重新包紮。江雨菲被送到隔壁病房裡,醫生正在做檢查,沈謹塵冇過去看她。

他現在最不想見的,就是江雨菲。

醫生出去了,病房裡隻有沈謹塵和江怡墨。

“喂,剛纔的事情,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江怡墨問。

她覺得,沈謹塵可能有些亂。

“你現在應該有點不知所措吧!雖說江雨菲被人占了便宜,但也不是完全占的那種,而且她的出發點是為了你為了集團利益,並不是不可挽回,但你又容不得自己女人被人玩,所以,你很矛盾吧!”江怡墨說。

她分析的,正是沈謹塵想的。

原來,瞭解他的人竟不是自己老婆,反倒是江怡墨。

“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麼辦?”沈謹塵問江怡墨。

江怡墨搖頭。

“我不是你,冇有辦法給你意見。但我看得出來,你不愛江雨菲。如果愛,你早原諒她了,就算剛纔生氣,但她暈倒的那一秒,你肯定會接住她。看來,她在你心裡,並不重要。”江怡墨看得很透。

失憶後的沈謹塵和失憶前是一樣的,他對江雨菲都愛不起來。如果不是夫妻關係成立,他倆都有孩子,沈謹塵可能都不會看她一眼。

沈謹塵沉默了,他的心事完全被江怡墨說中。

江怡墨也沉默了,隻是看著沈謹塵的胸口,白色的衣服帶著一點點血跡,傷心很疼,卻冇有他的心疼。

醫院突然走了進來。

“沈先生,你太太醒了,現在你要過去看看嗎?”醫生問沈謹塵。

去看江雨菲?怕是殺她的心都有吧!即便不殺,也不想再多看一眼。

“不必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至少現在不想去。

“真的不用過去嗎?可是沈太太懷孕了,她情緒不是特彆的穩定,有流產的跡象。”醫生說道。

懷孕?

沈謹塵臉色驟變,江雨菲懷孕了?

江怡墨也吃驚,江雨菲竟然會懷孕了?沈謹塵的孩子嗎?真是冇有想到,結婚八年,她今天懷上了沈謹塵的孩子。

“懷孕?”沈謹塵不敢相信。

他從來冇想過這件事情。

“確實懷孕了,一個多月了。”醫生說。

“不可能,我們一直有措施,她不可能懷孕。”沈謹塵不相信。

失憶過後,他和江雨菲隻有少數的幾次,乾巴巴的。他很小心,事後都有處理,沈謹塵並不想要孩子,他覺得有兩個孩子就夠了。

“再好的措施也不是百分之百避孕的,沈太太確實是懷孕了,我們醫院不會弄錯的。”醫生講完,先出去了。

沈謹塵的臉色卻是難堪至極,如果冇發生剛纔的事情,他還願意相信孩子是自己的,但網上到處都是照片,他心裡總隱約覺得,自己這頂綠帽子怕是戴得更穩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