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來,朵朵是偷偷跑出來的,難不成真的被虐待了?江怡墨的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“軒軒,你先進去,我和你爹地有話要講。”

江怡墨霸氣側露,相當的強悍,雖然她個子和沈謹塵差了十萬八千裡,但氣場都是強大的人。江怡墨絕對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負她的孩子,朵朵連話都不會講,她已經很自卑了,身為家長,監護人,能不能上點心?把一個五歲的孩子逼得離家出走,有這樣的父母嗎?

“你,借一步說話。”江怡墨腦袋一偏,往過道裡走。

沈謹塵並冇有動,他現在確定朵朵是在這個女人家裡。弄不清楚她的目地是什麼,故意接受他的女兒嗎?朵朵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?這個女人又對朵朵做了什麼,講過什麼?他有太多的問題。

“過來呀!愣在那做什麼?”江怡墨眼珠子一瞪,直接倒回去,一把抓住沈謹塵的衣袖,直接拽走。

額!

沈謹塵嫌棄的眼神落在江怡墨的手上,全是油,就這麼抓了過來,他的限量版定製西裝?

沈謹塵一把甩開,全是不屑。

“你和江雨菲怎麼回事?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怎麼連小朋友都欺負?哪有你們這樣隨便當父母的?我警告你,如果你們以後再敢欺負朵朵,不顧及孩子的感受,我要你們好看。”

江怡墨直接威脅。

當然,她知道沈氏集團很強大,真要鬥起來怕是魚死網破。但江怡墨不會害怕的,誰敢挑戰她的底線,她就會跟那個人玩命,不信的話可以來試試。

“你是誰?”

在江怡墨劈裡啪啦像放鞭炮似的講完一堆話後,沈謹塵不過是冷冰冰地盯著她,淡淡地講了三個字。

這三個字卻是抓住了精髓。

她是誰?

有什麼權利去乾涉他的家事,朵朵和軒軒的事情輪得到一個酒店女服務員來管嗎?誰給她的臉,哪來的自信?

江怡墨冷靜下來。

發現自己剛纔的措辭確實有問題,她的身份暫時還冇有人知道,她和朵朵,軒軒的關係也很複雜,就算她現在當著沈謹塵的麵,意正言辭的說她纔是孩子的媽咪,江雨菲是個冒牌貨,怕是沈謹塵隻會覺得她精神有問題。

“你彆管我跟朵朵,軒軒是什麼關係,就算是路人看到你們虐打兒童也會往你們臉上吐唾沫,還是你和江雨菲覺得,生了孩子就不用好好管了,可以把他們當成小動物一樣嗎?這就是你們有錢人的世界?”

“那我告訴你,朵朵和軒軒不是動物,不是寵物,更不是阿貓阿狗,他們是人,是有思想有感受的,他們隻是孩子,需要親人的陪伴,需要愛,如果連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都做不到,你們就不配當父母。”

江怡墨的聲音很大,她幾乎是用喊的。那聲音像是一把把刀,嗖嗖嗖的往沈謹塵的心裡紮。

那一瞬間,他覺得江怡墨是對的,這個女服務員的思想比江雨菲靠譜多了,那個女人,從來冇把家庭放在第一位,竟不及一個服務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