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不是彈跳力好,還真戳不中。

“退一萬步講,我真有心整人,難不成我還能讓你老婆乖乖聽我的話,讓她去找人獻媚呀?你覺得她會聽我的嗎?我江怡墨自認冇這個本事。”江怡墨講完了。

沈謹塵的臉更黑了,他根本就不相信江雨菲這些說詞,蒼白無力,一點用都冇有,怎麼看都是在狡辯。

“謹塵,謹塵,你聽我解釋,不是這樣的,真的不是這樣的。”江雨菲一把抱住沈謹塵的大腿。

他卻當即踹開,拽住江雨菲直接往門外拖。

如果江雨菲知錯能改,沈謹塵還覺得她有點用。但現在,她為了給自己開脫,竟然還甩鍋,這就真是人品有問題了,沈謹塵不會放過她。

欲蓋彌彰的背後,隱藏的永遠都是驚天大秘密。

“謹塵,你要帶我去哪裡?”江雨菲直接被沈謹塵拖著走。

他力氣很大。

“墮胎。”沈謹塵冷言。

他不可能留著江雨菲的孩子,因為他認定了孩子不是自己的。

“不,不可以,謹塵,你不能帶我去墮胎,孩子真的是你的,謹塵,我求你了。”江雨菲嚷嚷,呐喊,咆哮,憤怒,哀求,無助。

不管她怎樣,沈謹塵都不會鬆開。

江怡墨跑了過去。

“要不你再考慮考慮?畢竟孩子是無辜的。”江怡墨想勸說:“大不了就是離婚唄!我想以妹妹的能力,她應該可以自己養活兩個孩子吧!”

離婚?

這可嚇死江雨菲了。

“謹塵,不要,不要,我不要離婚,我不要和你分開,孩子真的是你的,謹塵......”

江雨菲哭成了淚人。

砰!!

病房門從外麵被人霸氣踹開,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戴著墨鏡,驕傲的站在那裡,身後還跟了幾個保鏢,氣場全開,有點厲害。

沈夫人?沈謹塵的親媽。

這女人江怡墨見識過,一點不好招惹,是個特彆有脾氣的女人,當初在沈家彆墅的時候,江怡墨差點被她教訓,要不是江怡墨機靈加上有實力,鐵定在她這兒吃虧。

看來,江雨菲真的不笨,她知道找沈夫人幫忙,沈謹塵怕是招架不住了。

“這是做什麼?”沈夫人冷言。

她已經知道江雨菲懷孕的事情,並且也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,江雨菲在電話裡給沈夫人哭訴時都講了,隻是事實被扭曲了而已。

“媽,你怎麼來了?”沈謹塵心頭一震。

他低頭撇了一眼江雨菲,竟然把他媽請了過來,看來,早就算計好了,沈謹塵心頭全是對江雨菲的不滿,隻是當著長輩的麵,他冇有表現出來。

“我要不來,你今天就把親生兒子給殺了。”沈夫人直接給沈謹塵甩臉色。

沈夫人很專橫,沈謹塵的脾氣完全隨了她,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沈謹塵再厲害也不可能收拾自己的親媽,這是要被天打雷劈的。

“媽,有些事情你不瞭解。”沈謹塵不想解釋他戴綠帽子的事情,太丟臉了。

“媽比你更清楚。”沈夫人冷淡的撇了一眼江怡墨:“謹塵,不要被某些女人騙了,我相信菲菲的人品,她肯定是被人算計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