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護士嚇得手裡的病曆單掉了一地,下巴也快掉地上了。

江怡墨回頭,看了她一眼。

“看什麼看?要不你來?”江怡墨冷言。

女護士嚇都嚇死了,她可冇有江怡墨這種特殊癖好,喜歡在樓道裡辦事,女護士拔腿就跑,連病曆單都不要了,遇到江怡墨這種女魔頭,簡直倒八輩子血黴了。

“孩子真不是我的。”司葉南還在掙紮。

他很怕江怡墨,因為早就見識過她的手段,整死人不償命。

“我會證明孩子是你的,嗯?”江怡墨手指輕輕戳著司葉南的下巴,眉頭輕挑,輕身就走,小腰比誰都扭得好。

司葉南卻是被嚇了一身冷汗,他從樓道出去開始,就一直被人盯著瞧,像是乾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,隻有江怡墨可以光明正大,甚至不計較任何的目光。

她剛上車,徐風就扒拉扒拉起來。

“江總,江總,瓜好吃嗎?”徐風問。

他以為江怡墨心情美麗,吃了大瓜,肯定超級涼爽。

“瓜比我想像中大,江雨菲懷孕了,還是雙胞胎。”江怡墨的臉色很沉。

有了孩子,就不好對付江雨菲了。

“懷孕?這麼狗血嗎?”徐風都不敢相信了:“江總,你說江雨菲這都懷孕了,還是雙胞胎,那她是不是就該把朵朵和軒軒還你了?”

孩子那麼多,不好養吧!

“屁話,你當江雨菲是傻子呀!”江怡墨一巴掌直接拍在徐風腦門上:“趕緊找人去查,想辦法證明江雨菲的孩子不是沈謹塵的。”

不是沈謹塵的?

“江總,這還用查嗎?咱們上次不是拍了江雨菲和男醫生恩愛的視頻嗎?你直接給沈謹塵呀!就那段視頻,直接把江雨菲打入地獄,你信不信?”徐風說道。

視頻?

對呀,江怡墨把這件事兒給忘了,她不是有視頻嗎?

“可以呀,腦袋瓜子開竅了,你重新把視頻剪接一下發給我,再過幾日就是江雨菲親媽的生日,肯定會大辦的,到時候,嘿嘿!嗯哼!”江怡墨眉頭一擠,徐風就懂了。

“江總,你這招好狠。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眉眼一沉,徐風立馬組織的語言。

“不過,我喜歡,啊哈哈哈!”徐風好二的笑了起來。

江怡墨一巴掌過去,直接讓他清醒。

“趕緊開車。”

**

晚上!

大概是十點左右,江怡墨躺在床上,她意外接到了軒軒打過來的電話。大致意思就是問江怡墨明天有冇有時間,學校明天有親子活動。

軒軒現在找不到人陪他一起參加,沈謹塵和江雨菲都在醫院裡住著,倒是可以讓家裡傭人陪著,但軒軒不樂意,他便想到了江怡墨。

想讓江怡墨陪他一起去參加親子活動。

江怡墨一聽,這種和軒軒單獨相處的機會多麼難得,不去是傻了,明天,她就以軒軒媽咪的身份去參加活動,到時候,肯定驚豔眾人,啊哈哈哈!

江怡墨樂了一整晚,連夜讓徐風去做了三套親子裝,因為軒軒說,明天朵朵也會去幼兒園給他加油打氣,江怡墨同時帶倆小可愛,想想就超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