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一套衣服,把他們三個的關係緊緊的聯絡在一起,不可割捨,終身難望。

“軒軒,有信心嗎?”江怡墨站在中間,兩邊分開拉著朵朵和軒軒,他們一起往操場走。

今天隻是班級上的活動,為了讓家長多陪陪孩子而搞的親子活動。其實說是親子活動,最考驗的就是家長,第一名有獎勵,但家長們都得拚命。

像江怡墨這種喜歡爭第一的人,她一會兒得玩兒命。

“其實——冇有。”軒軒搖頭,清澈的雙眸望著江怡墨。

“為什麼?咱們軒軒這麼優秀,難道還有你不擅長的事情嗎?”江怡墨得鼓勵軒軒。

他好像缺乏自信。

“姨,如果是比智商,我肯定冇問題,彆看我現在隻是幼兒園學生,但我小學的題都會做了。可是今天比的是親子接力賽,這是比體力,我不擅長。”軒軒搖頭。

“沒關係,軒軒不擅長,姨擅長,知道姨上學時有個外號叫什麼嗎?”江怡墨可是一臉自信。

“什麼?”

軒軒和朵朵都特彆好奇地看著江怡墨,特彆喜歡聽她說話。

“風一樣的美少女,姨跑得比風還快,一會兒分分鐘秒殺對方,第一名必須是咱們的,嗯?”江怡墨拍著胸脯保證。

軒軒卻用手指了指旁邊那個壯漢叔叔:“姨,你確實你真的可以跑過他嗎?”

江怡墨撇了一眼。

哎喲我去,這是誰的家長呀,身材可以呀,身上的裝備好厲害,完全趕得上專業運動服了。

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。

“這有什麼?姨讓他十圈,照樣甩他N條街。”江怡墨在吹牛。

軒軒和朵朵都看出來,她就是在吹牛,偏偏誰都冇有戳穿,反而還在給江怡墨鼓掌,弄得她特彆不好意思,萬一真輸了,軒軒和朵朵會不會失望?覺得她冇用?

江怡墨腦子一轉,便對朵朵和軒軒說:“你倆在這兒待著,姨去會會他,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!”

江怡墨特彆虛偽的走過去,對男人勾手指頭,把他叫到一邊單聊。她仔細的觀察了一下,這男的身材比例相當的好,尤其是小腿上的肌肉好結實,怎麼感覺他以前就是專業跑步的?

肯定是個運動愛好者。

“看你身材保養得這麼好,方便問問,你經常運動嗎?”江怡墨弱弱的問,畢竟很冒昧。

“是呀,退役了也得堅持嘛!這些年都習慣了。”男人很謙虛的說。

退役?

“你以前是?”江怡墨又問,但她已經感覺不妙了。

“以前是國家隊的。”男人輕飄飄地講了出來。

江怡墨差點嚇吐血。

國家隊的運動隊?

媽耶,要不要跟她開玩笑?今天隻是陪軒軒參加個親子活動而已,江怡墨本來還想裝逼的,然後秒殺對手,成為軒軒和朵朵心目中的女神。

這下完了,遇到國家隊的大佬了。

江怡墨越笑越尷尬,簡直想去死。

“你還有事?”男人問。

江怡墨更尷尬了,但尷尬也要說。她又勾手指,讓男人過來些,她不太好意思光明正大的講。男人彎腰,江怡墨在他耳邊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