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完了?”

沈謹塵單手插兜,依舊淡定。

彷彿天塌下來,他都可以從容不破。

江怡墨愣住了,她講了那麼多,沈謹塵就這個態度嗎?真以為他是孩子的親爹嗎?這麼橫?

兩分鐘後!

沈謹塵抱著朵朵從江怡墨家裡走了出來,軒軒緊緊的跟著。

沈謹塵氣場足足有兩米八,加上他本身很高,倒是顯得這個過道有些狹小了。

在沈謹塵抱著朵朵從江怡墨身邊經過時,朵朵依依不捨的看著江怡墨,小孩子就是這樣,誰真心對她好,她就對誰好。

朵朵有點困了,她趴在爹地肩頭上,望著江怡墨。

“阿姨。”

很簡單的兩個字,有些遲鈍的從朵朵嘴巴裡喊了出來,聲音不大,卻足夠讓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。

沈謹塵從小疼愛朵朵,拿她當命一樣寵著,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情。

可即便他如此疼愛,朵朵連一聲爹地也不曾叫過,他無數次的教朵朵都學不會,她根本不會開口講話。

這一聲阿姨,像一塊千斤石頭,重重的壓在沈謹塵的心裡,他的腳步變得好沉,沉得根本就挪不開。

“朵朵,你是在叫我嗎?”

江怡墨簡直要開心死呀!她直接就跑了過去,站在沈謹塵的背後,雙手捧著朵朵的臉,這丫頭怎麼就這般招人疼愛呀!

“阿姨。”

朵朵又喊了一聲,奶萌奶萌的,真的好可愛呀!

“嗯!阿姨聽到了,朵朵真乖。”

江怡墨捧著朵朵小可愛的臉,這丫頭是吃可愛長大的嗎?為啥這麼好看呀!

“真不枉費阿姨剛纔給你煮麪條,阿姨太喜歡你了,小寶貝兒,以後要是想阿姨就過來找我好不好?阿姨家裡那些漂亮衣服,玩具,全部都給朵朵留著,你每次過來都可以玩。”

江怡墨捨不得呀!

如果可以,她真想把孩子馬上搶過來,絕不讓他們再回到沈家,那個家冷冰冰的,冇有人情味兒,根本就不適合孩子成長。

沈謹塵抱著朵朵,拉著軒軒便進了電梯,江怡墨隻能站在那裡眼巴巴的瞧著,根本冇辦法理直氣壯的過去,要把孩子奪回來,真的太艱難了。

即便她現在能力很強,人人都叫她一聲財神爺,多少馬屁精成天想拍她馬屁,但江怡墨也有她的無奈,在孩子這件事情上,是個持久戰。

車裡!

朵朵手裡還緊緊的拽著江怡墨送她的小公仔,她當寶貝一樣抱在懷裡。

“朵朵,你很喜歡這個?”沈謹塵問。

如果女兒喜歡,他可以直接把玩具廠買下來,全部生產她喜歡的玩具。

剛纔朵朵喊‘阿姨’,她開口講話了,沈謹塵很高興。

隻是他想不明白,那個女服務員用的什麼方法,竟然讓朵朵學會了說話。

“朵朵喜歡,爹地改天給你買很多很多,放滿整間屋子,好不好?”沈謹塵聲音很低,和朵朵說話,他是很溫柔的。

朵朵搖頭。

她不喜歡那麼多的玩具,她隻是在意手上這個玩具,因為是阿姨送的,因為阿姨對她好,阿姨還給她煮麪條,還喂她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