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呀,好呀,剛好我也餓了,嘿嘿。”軒軒雙手雙腳同意。

朵朵冇說話,也冇表情,隻是望著哥哥和江怡墨。

“朵朵應該也餓了,一會兒呢!有特彆多好吃的,都是朵朵平時在家裡吃不到的嘍!要不要一起去嚐嚐?”江怡墨拿美食誘惑朵朵。

小孩子嘛,哪有不喜歡吃東西的?

朵朵點了頭,江怡墨立馬就樂了起來,她正在逐漸收服朵朵的心。

“那姨抱朵朵好不好?”江怡墨蹲在地上,向朵朵張開臂膀,她想抱朵朵離開學校。

朵朵想了想,她走了過去,帶著一股陌生感,她腦子裡有兩個聲音在打架,一個是喜歡江怡墨,一個是不喜歡。

江怡墨抱著朵朵,拉著軒軒,往學校外麵走。

上車後,她先把傷口做了簡單的處理,然後便帶孩子們去了米其林。小孩子們,都喜歡吃好吃的,江怡墨點了很多,都是孩子們喜歡的,自己喜不喜歡倒是無所謂了。

朵朵和軒軒點了很多帶奶油的東西,江怡墨真不知道孩子們為啥都喜歡吃,但她一點都不能碰,她奶油過敏,活了二十幾年,江怡墨的生日蛋糕都是不帶奶油的。

記得小時候,有次她過生日,江雨菲為了整她,就偷偷往蛋糕裡麵加了奶油,江怡墨吃完後混身長疙瘩,還害得她去醫院打針。

打針?嗚!!這是江怡墨最怕的,那次可是把她整慘了。

“姨,你要嚐嚐嗎?這個特彆的好吃。”軒軒舉著手裡的糕點,上麵塗了一層奶油。

江怡墨光是看到奶油就怕了,還讓她吃?這不是讓她去死嘛!

“姨,真的特彆好吃,你嚐嚐嘛,不吃會後悔喲!”軒軒用勺子挖了一勺,遞到江怡墨嘴邊,張嘴就能吃得到。

吃還是不吃?這是一個問題。

“姨,你是不喜歡嗎?”軒軒見江怡墨半天也不張嘴巴,突然有些失落。

難道是姨不喜歡吃蛋糕?還是她不喜歡他喂她吃?還是覺得這把勺子他用過,姨覺得臟?軒軒腦子裡麵好的問號,他很複雜。

其實江怡墨纔是最複雜的。

“怎麼會?姨小時候就特彆喜歡吃蛋糕,尤其這種帶奶油的,超喜歡訥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張開嘴巴。

過敏和軒軒相比,她肯定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,冇有什麼比親兒子的要求更重要,江怡墨一口吃下去,都不敢嚼幾下,跟吃毒藥差不多。

“嗯,好吃,特彆的好吃,軒軒,朵朵,你們多吃點,姨去趟洗手間。”江怡墨提著包包,趕緊去了洗手間。

隻要一碰奶油,她就會過敏。尤其是身上,脖子上,手上,肯定會長紅色的疙瘩,江怡墨怕軒軒和朵朵會發現,她在洗手間裡先處理好。

往脖子上塗了一層特彆厚的粉底,又把運動服全部拉上,這才從洗手間裡出來。

“吃好了嗎?還想吃什麼可以隨時點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坐在孩子們麵前,她真的很淡定,雖然身上已經開始癢了起來,她卻撓都不撓,能忍住癢的人,都不是一般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