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和朵朵都吃得差不多了,對了,姨,這裡還有一塊蛋糕,剛纔你說好吃,我和朵朵冇有動,專門留給你的。”軒軒把整塊蛋糕放在江怡墨麵前。

蛋糕?奶油?

嗬嗬!簡直讓江怡墨哭笑不得呀,確定不是在跟她開玩笑嗎?

“姨,剛纔你不是說喜歡嗎?”軒軒特彆好奇地看著江怡墨,怎麼感覺她怪怪的?

“喜歡,當然喜歡。”江怡墨都快心肌梗塞了。

在孩子們麵前,她還是拿起了糕點,大口大口的往嘴巴裡麵塞,那速度真叫一個快呀!分分鐘就給吃完了,吃得她狼狽不堪。

軒軒和朵朵這次是真的相信,姨真的喜歡吃帶奶油的東西,看來,以後要多給她準備些纔是。

“既然都吃得差不多了,那咱們就買單,走人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問孩子們。

軒軒和朵朵點頭,表示同意。

江怡墨伸手,打了一個響指,讓服務員過來結帳,結果,就在她扭頭的瞬間,簡直懷疑自己眼睛瞎掉了,他看到沈謹塵帶了幾個保鏢,正向她走過來。

身材魁梧高大,氣勢磅礴,氣場那叫一個強大。他這是要乾嘛?找江怡墨拚命嗎?

“姨,是爹地,爹地帶人來了,怎麼辦,怎麼辦?”軒軒慌了,他最怕爹地發脾氣了。

沈謹塵發起脾氣來,軒軒怕得要死,隻要他做錯事情,沈謹塵就會罰跪,有時候跪幾個鐘頭,有時候是通宵,時間長短完全取儘是軒軒對自己犯的錯誤的領悟,如果他懺悔得好,時間就短點。

“彆怕,有姨在,你爹不敢拿你倆怎麼樣。”江怡墨非常霸氣的說道。

她一點都不慌,反倒還翹起了二朗腿,非常的神氣。

沈謹塵帶人直奔而來,當他看到江怡墨和朵朵,軒軒穿著親子裝,一模一樣的衣服時,他被震驚到了。確實是心頭一震。

他從來冇見江雨菲和孩子們穿過親子裝,一次都不曾有過,甚至家裡麵都找不出這樣的款式來。現在親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和其它女人穿親子裝,他的第一感覺竟然不是憤怒,反倒覺得他們穿成這樣特彆和諧。

這都什麼奇怪的想法?連沈謹塵自己都不知道。

下一秒!他才正常過來,老臉一拉,冷言道:“帶走我的孩子,是不是該打聲招呼?江怡墨,你以為你是誰?”

她是誰?

嗬嗬!

她是孩子他媽,親生的,如假包換的。敢質疑她的身份?江怡墨差點掀桌子。

“我不是誰呀!按輩份,朵朵和軒軒都該叫我一聲大姨,親大姨喲!軒軒今天學校有親子活動,你和江雨菲身為父母都不去參加,我這個當姨的代你們去合情合理,你該感激我纔是。”江怡墨輕飄飄地說著,她還敢對沈謹塵笑。

沈謹塵殺她的心都有了。

他正在醫院裡,結果家裡傭人打電話過,說小小姐和小小少爺都被人搶走了,嚇得沈謹塵帶傷從醫院跑出來,滿世界的抓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