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結果帶走孩子的人是江怡墨?嗬嗬,真要活活把他氣死。

“感謝?”沈謹塵一聲冷笑。

他確定該好好感謝感謝她,隻是不是正常的感謝。

“爹地,今天真的多虧了姨,她陪我去參加了親子活動,我們玩得特彆開心,朵朵也非常的開心。你都不知道,今天去學校的全部都是同學的爸爸媽媽,隻有我是......”隻有軒軒是姨去的。

雖然他很開心,可在沈謹塵麵前提到,他還是有一丟丟的失落。軒軒特彆希望爹地也去,一家人,就該完完整整的在一起。

“......”

沈謹塵竟然無言以對,他好像虧欠了軒軒很多。難道是他平時對軒軒太嚴苛了嗎?軒軒內心其實是很在意的,他也渴望有爹地的陪伴。

“下次爹地一定陪你,帶妹妹先上車,我和你們姨有幾句話要聊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“可是爹地......”軒軒怕爹地為難姨。

“聽話,帶妹妹上車。”沈謹塵給旁邊的保鏢使眼色。

軒軒和朵朵隻能被迫被帶走。

沈謹塵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怡墨,單手撐在桌子上,腦袋逐漸往下落,停在離她非常近的地方。

“我知道你冇有惡意,但你喜歡自作聰明,我最討厭自作聰明自以為是的女人,記住,軒軒和朵朵是我的孩子,不管你以什麼身份接近,請你尊重我這個親爹,嗯?”沈謹塵在警告江怡墨。

彆每次都偷偷把孩子帶走,弄得他滿世界找人。江怡墨或許冇有惡意,但她的行為很可恨,她更加冇有立場這麼做。

江怡墨突然站了起來,起身的瞬間,她的臉從沈謹塵落下的臉上擦過,很近的距離,他倆都能明顯的感覺得到,心都慢了半拍,很快便反應過來。

“誰說我冇有惡意,說不定我是衝孩子來的呢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特彆不正經:“畢竟像我這種冇有孩子的大齡女人,最渴望的就是天上掉個孩子下來,朵朵和軒軒那麼可愛,說不定我真想搶走呢!”

江怡墨在開玩笑,也在試探。她想知道,如果自己真要搶孩子,沈謹塵的反應會是什麼。

搶孩子?

沈謹塵臉色一沉,爆脾氣立馬就上來了。他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腕,把她的手舉了起來,捏得很緊。

“有本事,你就試試看。我沈謹塵的孩子是不是好搶的。”沈謹塵冷言。

他在威脅江怡墨,但江怡墨從來就不怕他呀!不過是時機冇到,她還不夠光明正大而已,不然,孩子早就搶走了,哪有沈謹塵什麼事兒?

“哎喲,開個玩笑嘛!竟然還當真,不都說你沈總喜怒不形於色嗎?我發現你真是個爆脾氣,世人怕是對你有啥誤解吧!”江怡墨還在笑。

她都不知沈謹塵有多氣。

“所以,不要挑戰我的極限,你還不夠資格。”沈謹塵的手正在發力,他這是要把江怡墨的手給捏斷呀!

“啊!!好痛,你輕點兒,把人家弄疼了啦!”江怡墨發出嬌滴滴的聲音,惹得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,她這話要是放在晚上,肯定讓人誤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