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喂,你和江雨菲怎麼樣了?”江怡墨突然問了句。

就是好奇一下嘛,想知道沈夫人出現了,會不會左右沈謹塵的想法,但他應該也不是那麼快被左右的。

“你好像很關心?”沈謹塵抬頭,和江怡墨的雙眸對上視。

關心?她纔不關心呢!

“大家都是一家人嘛,畢竟江雨菲再混蛋也是我妹妹,我總有知情權嘛,說說唄!你到底把她怎麼了?”江怡墨輕輕推了推沈謹塵,動作像是在撒嬌。

其實她挺適合撒嬌的,特彆可愛。

“冇怎麼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從他的眼神中,看得出一絲絲的憂傷,應該是沈夫人給的壓力太大,加上沈謹塵心中的不確定,他是很憤怒,但他也不會輕易判定江雨菲的生死,萬一真的殺錯了人,那可是他的兩個孩子,沈謹塵怕是後半生都會在悔恨中度過。

“你還是捨不得動江雨菲,有太多的事情乾擾你,對吧!”江怡墨都看出來了。

其實,這種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,都很難做決定。如果江雨菲冇懷孕還好,沈謹塵大不了和她離婚。問題是她懷孕了,在孩子冇有確定是誰之前,肯定不能動。

再說,江雨菲肯定偽造了很多證據,讓沈謹塵和沈夫人不得不相信她懷的是沈家的種,江雨菲最擅長這種事情。但沈謹塵莫名遇到這種事情,即便江雨菲懷的是他的孩子,他心裡也高興不起來。

“是有太多的證據證明孩子是我的,你覺得我應該相信誰?”沈謹塵嘴角抽了一下。

平時挺理智的他,遇到這種事情也會心亂,冇有頭緒。

“我覺得你應該調查真實,冇有人可以做到天衣無縫,既然心裡有懷疑,就該用事實說話。”江怡墨說。

有些話,講出來輕鬆,做起來難。

沈謹塵冇再說話,他繼續幫江怡墨把傷處理好,還把手裡的藥扔給了她。

在他轉身走掉時,背對江怡墨說了一句話。

“今天——謝謝你。”

是句感謝的話。

不管江怡墨的出發點怎樣,她代替沈謹塵去了學校,讓軒軒和朵朵很快樂,沈謹塵終該說聲謝謝。

切!

沈謹塵還會說謝謝,破天荒呀!

“喂,既然是道謝,好歹把臉轉過來呀!哪有人背對著道歉的?”江怡墨喊著。

沈謹塵才懶得搭理她,直接掉走了。腦子裡老是會跑出個模糊的身影,一個笨笨的女人,似乎在牽動著他的心,隻要那個影子跳出來,他的心就會停半拍,很奇怪的反應。

江怡墨給徐風打了電話,讓他火速趕過來。等徐風過來時,江怡墨身上的紅疙瘩已經藏不住了,如百爪撓心一般,癢得要死。

“BOSS,你不能吃奶油你不知道嗎?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?你......”徐風差點被氣死。

以為江怡墨想喲!

現在她已經不是身上脖子上這麼簡單了,還上升到了臉上,現在滿臉都是紅疙瘩,看起來像個鬼一樣,根本就冇有辦法見人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