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趕緊的,送我去醫院。”江怡墨拿包包擋在臉上,不敢讓人看她的臉。

徐風拉著江怡墨,風風火火的往餐廳外麵跑,結果在下樓梯的時候江怡墨和一個上樓梯的美女撞上了。對方美女的高跟鞋特彆的高,十二公分往上那種。

江怡墨這一撞,直接把人從樓梯上撞了下去。

徐風嘴巴都快掉地上了,看到美女咚,咚,咚的往樓梯下掉,摔得她人仰馬翻,整個人狼狽不堪,嗷嗷直叫。

“江總,你撞人了。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當然知道,她剛纔撞人了,因為她一直拿包包擋著臉,根本就冇看到有人呀!江怡墨和徐風趕緊跑下去,把美女人地上扶了起來。

“不好意思呀,剛纔我冇看到,你有冇有事?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看看,正好我也要去,醫藥費我出。”江怡墨自認道歉的態度冇有問題。

美女卻是一臉怒火,是個火爆脾氣。當她看到江怡墨的臉時,差點被她給嚇吐了。

“我說今天怎麼這麼晦氣,出門就遇到一個醜八怪,真是倒黴透了。”她說江怡墨是醜八怪:“喂,你撞了我,把我腰給閃了,現在我很痛。說吧!怎麼賠。”

趾高氣揚?

算了,江怡墨理虧,本來也是她撞了人。而且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她不想讓所有人看到她的臉。

“剛纔不是說了嗎?醫藥費我出,精神損失費我也出,隻要你能想得出的費用我都出,可以吧!”江怡墨說。

美女冷笑。

“喲,原來我今天是被一個有錢的醜八怪給撞了。不好意思,我也不缺錢,要不這樣吧!咱們上樓梯,你也讓我撞一下,然後你從樓梯上滾下去,咱們就算是扯平了。”

“如果你覺得不公平,等我撞完你後,你想要任何費用的補償,我也都可以給你,絕對不比你給得少。”美女說話好大口氣。

能來這種高級餐廳吃飯,還能打扮得如此妖豔的女人,通常不差錢,不是家裡有錢就是有勢。

“喂,你瘋了吧!我家BOSS都向你道歉了,也說過會賠償你一切損失,你還揪著不放,非得把她撞傷,你有病吧!我看你長得是漂亮,但是心腸太壞,你跟我們家BOSS比,連她腳指甲蓋都比不了,什麼玩意兒。”徐風直接開罵了。

他最痛恨的,就是有人狗眼看人低,看不起他家BOSS。

美女大笑,覺得徐風就是隻猴子,他這是在這兒獻醜嗎?

“今天,她還非從樓梯上滾下去不可。”美女放狠話了。

江怡墨手一揮,讓徐風一邊兒待著去。

“如果我不呢!”江怡墨好淡然。

她還就不信了,這女人能把她吃了。

“我看你是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,說出來還真怕把你嚇死,現在道歉還來得及,否則,我讓你這輩子都進不了米其林,全球任何一家,你都進不得。”美女同樣淡然。

她和江怡墨都是那種喜歡用微笑來偽裝自己的女人。

“就憑你?還真以為全球的米其林都是你家開的呀!”徐風嚷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