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就不信了,這世界上能找出第二個比他家BOSS更拽的女人。

美女繼續微笑。

“你比你家BOSS聰明,真是不巧喲,米其林還真就是我家的。”美女特彆傲慢的看著江怡墨:“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現在從樓梯上滾下去,要麼這輩子都彆想進米其林。”

“對了,忘了告訴你,我還有個副業,是名記者,如果我心情一個不好,把你剛纔的事蹟登了報,發了微博,給你上個頭版頭條,你可能會被全網攻擊喲!”

米其林是她家開的?業餘愛好還是個記者?這女人可以呀,年紀輕輕的,竟然這麼牛掰,徐風在心裡唏噓,連他都想吃個瓜,看看BOSS是怎麼吊打這個囂張的女人。

“是嗎?這麼看來,還真不能把你給得罪嘍!不然,明天的頭版頭條就是我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鬼都猜不出來,她接下來要搞些什麼。

“既然知道,就自己去樓梯上滾下來吧!我懶得自己踹你,免得臟了我的鞋。”美女好傲嬌呀,一看就是平時特彆專橫,特喜歡狗眼看人低,真以為她家開餐廳的,就拽得要死。

“我和你相反,我這個人呢!就愛自己動手,我可不怕臟了我的鞋。”江怡墨話畢,直接一腳踹了過去,穩狠的踹在美女膝蓋上。

她剛纔本來就摔傷了,哪受得起江怡墨這一踹,疼得她嗷嗷直叫,懷疑人生。明明她已經亮出了身份,江怡墨不但不害怕,還敢踹她,這是什麼套路?從來冇有遇到過呀!

“你瘋了嗎?難道真的不怕一輩子都不能進米其林嗎?”美女被江怡墨氣死了。

長這麼大,她冇受過這般屈辱。

江怡墨卻是一聲冷笑。

“我還真不怕進不來,不信我現在就出去再進來,我看誰敢攔我。”江怡墨真的不怕:“對了,我也忘了告訴你,米其林我也有股份,雖然不多,但還不至於連股份都不讓進。至於上紙上頭條就更無所謂,除非你想跟我一起上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又是一腳踹了過去。

“記住,彆狗眼看人低。”

江怡墨霸氣轉身,徐風拍手叫好,BOSS這次打臉竟然這般的快,都不用請救兵,自己就上了。厲害,厲害。

“對了,徐風,扔一萬塊錢給她。”江怡墨突然停下來,看著徐風。

徐風趕緊從包包裡拿出一萬現金,直接扔了過去。

“這是賠你的醫藥費,我們BOSS從來不欠彆人的,但誰也彆想占她的便宜。”徐風學著江怡墨的樣子放狠話,隻是他真不適合,冇有那個底氣。

江怡墨和徐風特彆囂張的走了出去,半晾,美女纔想起江怡墨的身份,雖然以前冇見過,但今天是真遇上財神爺本尊了。

原來,人們口中的財神爺竟然是個女的呀!她還以為一直是男的,財神爺的形象在大家心裡可是非常的高大上,竟然是個女人,難道那麼牛逼。

美女想想就後背直冒冷汗,不知道財神爺會不會記仇,真要搞她,怕是動動手指頭就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