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說不信,接著喝湯。”沈謹塵毫無反應,繼續往江雨菲嘴巴裡灌。

他竟然用這種冷暴力來對付江雨菲,他果然是變了,難道有人在唆使他嗎?江雨菲猜到了江怡墨。冇錯,她就在門外,知道病房裡發生的一切。

江怡墨見司葉南出來了,便趕緊跟上,一直跟進了他的辦公室裡。

“江怡墨?你要做什麼?”司葉南一回頭就撞上江怡墨鬼一樣的臉,當場嚇得雙腿發抖。

司葉南現在超怕江怡墨,看到她就控製不住的顫抖。

“緊張什麼?大家好歹也認識這麼久了,隨便聊聊嘛,指不定哪天我們真可以成為一家人,到時你還得叫我一聲姐,我還得稱你一聲妹夫呢!”江怡墨笑得好陰險,她又想套司葉南的話。

江怡墨敢打賭,司葉南和江雨菲剛纔有病房裡肯定聊的是孩子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司葉南問。

裝,又在裝,江怡墨超討厭這種喜歡偽裝的女人。

“難道江雨菲的孩子不是你的?”江怡墨小腰一轉,手指便戳在了司葉南的胸口,這是讓他摸著良心交待:“要不你告訴我,或許我真有辦法讓你和江雨菲在一起喲!保證沈謹塵都不敢動你。”

和江雨菲在一起?司葉南做夢都想。

“剛纔我可都看到了,沈謹塵在虐待江雨菲,滾燙的雞湯應該很好喝吧!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滿嘴長泡泡,我要是你呀,得多心疼?咦,想想就受不了。”

“是個男人呢!就該有男人的擔當,難不成你真想看到江雨菲被沈謹塵虐待死?你真受得了?”

江怡墨這番話,可是激起了司葉南想造反的心。

“我......”他在猶豫。

“我保證,隻要你乖乖聽話,按我說的做,我讓你順利和江雨菲在一起,並且讓所有人承認你們的關係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你真的可以?”司葉南動心了。

“我的手段你應該見識過,有我辦不到的事兒?不過現在嘛,我需要你辦一件事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什麼事情?”司葉南問。

江怡墨趴在司葉南耳朵,很簡單的一句話,隻要司葉南按她說的做,保證江雨菲和沈謹塵會離婚。但司葉南不是傻子,更不會任由江怡墨擺佈。

“不,這樣會毀了雨菲,我不可能聽你的。”司葉南拒絕。

“彆急著回答嘛!我給你時間考慮,當然,這麼做肯定會對江雨菲造成一定的傷害,但比起她每天都被沈謹塵虐待,和一個不愛她隻會傷害她的男人在一起,孰輕熟重你應該能懂,嗯?”江怡墨輕輕拍司葉南的臂膀,轉身,她走掉了,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。

司葉南盯著江怡墨的背影,總覺得她很可怕,讓人心生慰藉。

醫院門外!

徐風已經把車停在那裡。

“沈謹塵都不送你下來呀!我還以為......”

徐風以為沈謹塵會把BOSS抱下來呢!她剛纔嚷嚷說腿麻,沈謹塵立馬就出現了,難道不是讓他閃,然後沈謹塵抱BOSS的意思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