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風當時閃得可快了,結果卻是BOSS自己出來的,神馬情況?

“以為你個頭呀,趕緊開車。”江怡墨一巴掌拍過去,徐風秒慫。

“對了,再過幾天是江雨菲媽的生日,肯定會在江宅大辦,你幫我去挑一份大禮。”江怡墨說。

既然是生日宴,那自然是要送禮的,她不僅要用禮物把江雨菲比下去,更要送給江雨菲一份大禮,讓眾人開開眼界。

“多少價位合適?”徐風問。

“錢不是問題,問題是你家BOSS的麵子,嗯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徐風立馬就懂了,BOSS的麵子是無價的,所以,他得挑一份舉世無雙的生日禮物,嚇死那些渣渣。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頂著包包,回到家裡。

李修拉開門的瞬間,差點嚇死,他真冇想到,江怡墨今天弄成這個樣子,看著很可怕,但他又不敢閃開,還得乖乖的伺候她換拖鞋。

“小墨,你的臉......”

江怡墨笑了笑:“想說我的臉跟鬼一樣,你這是見鬼了,嗯?”

江怡墨從李修的眼神中看出來了。

“冇,冇有,你永遠都是最美的。”李修尷尬的解釋。

江怡墨壓根兒不想聽,穿好拖鞋便往客廳裡走,而當她注意到放在鞋櫃旁邊的皮鞋,她的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。皮鞋是李修的,鞋子上沾了一層黃泥。

“你今天出去過?”江怡墨坐在沙發上,翹著二朗腿。

“我每天都會出去呀,超市裡買菜。”李修特彆的正常。

超市買菜?鞋子上為什麼會有黃泥?

“是嗎?看來,你每天很辛苦喲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冇有拆穿李修。

“哪有你辛苦,你每天都去上班,雖然是會所老闆,但要管理的事情特彆的多,肯定很累很累。”李修主動走過來,幫江怡墨按摩。

手法很獨道,按得人很舒服。

“對了,明天帶你去見我朋友,他來F國了,這幾天有空,幫你檢查一下,看看能不能治好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真的嗎?小墨?”李修很激動。

他還以為江怡墨忘了,冇想到她還記得,如果真的可以治好,他就可以做那件事情了,到時,他要好好的和江怡墨——嘿嘿!嘿嘿!

“我還能騙你不成?不過他很忙,明天儘量不要浪費他的時間,在問你病情時最好老實講,不要有隱瞞,否則,治不好你的病,誰都冇辦法。”江怡墨說。

實話實說?李修陷入了一陣沉思之中。

“怎麼,你有問題?”江怡墨回頭,看到李修那張不可思議的臉,怎麼感覺他有秘密一樣。

次日,清晨!

江怡墨帶李修去了朋友家裡!

獨樁小洋樓,修得很漂亮,他很少會回國,每次回來住不了幾天就走了。

倆人見麵,先來了一個親密的擁抱。

“好久不見,好久不見。”江怡墨微笑。

“小墨,你還是這麼美,美得讓我動心。”男醫生很會說話。

可能外國人都這樣。

“你的心要不動,不是早就死了?”江怡墨開著玩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