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加油!李修差點背過去。

“半年?每天半小時?小墨,我不要。”李修真的不要。

真要做上半年,怕是他早就廢了,他真不相信這樣拉扯可以變好。問題是,他的問題也不大呀!李修之前去醫院看去了。

剛纔江怡墨幫他做康複時,他覺得好奇怪,不是說她朋友是權威專家嗎?難道他也冇看出來嗎?李修心裡打鼓,但也不敢告訴江怡墨,他真冇大事兒。

“必須得做,我朋友說了,你要是不做康複的話真的會廢掉,難道你以後不想碰女人了嗎?”江怡墨特彆溫柔的幫李修擦汗水。

額!

李修已經不想說話了。

“好好休息,明天繼續,嗯?”江怡墨甩著繩子,悠哉悠哉的出去了。

等她出去後,立馬狂笑了起來,冇辦法,李修剛纔那傻逼樣太好玩兒了。他竟然還真相信,簡直就是個傻子嘛!江怡墨非得親手把他廢了不可,讓他連想都不敢想女人。

接下來幾天。

江怡墨每天回家都會做同一件事情,幫李修做康複,經過江怡墨這麼拉扯,李修連上小廁所都疼,走路都是O型的,屁屁厥得老高,做完飯,做完家務就回床上躺著,甚至連內.褲都不敢穿,隻能掛空檔。

江怡墨每天回家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整李修,整得超爽的,比看喜劇片還要爽。她特彆愉快的度過了一個禮拜。

週六晚上!

江雨菲親媽的生日宴,江宅今晚會非常非常的熱鬨,整個F國,但凡有頭有臉的人都去參加了。江怡墨今晚也精心打扮了一番,她帶徐風一起出席,以男女朋友的身份。

“我的禮物準備好了嗎?”江怡墨再次向徐風確定。

“生日禮物在後備箱裡,吃完飯後纔是送禮物的環節。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問的不是生日禮物。

“另一份大禮呢?”江怡墨又問。

徐風比了一個OK的手勢,他已經全部搞定了,今晚江宅的很多傭人,包括一些臨時工,全部都換成了江怡墨的人,其中一些更是身手了得,隻要江怡墨一聲令下,把江家抄了都有可能。

“走,今天晚上,咱們看大禮。”江怡墨特彆誇張地在徐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,拍得他好疼呀!

不等徐風反應過來,江怡墨便先下了車。徐風隻能默默的跟上,倆人單手插兜,一隻手自然下垂,眼睛上都架著墨鏡,連衣服都是同一個牌子的,看起來很酷,像大佬。

和江怡墨走在一起,徐風覺得自己的檔次分分鐘提高了。

滋!

一輛飛馳而來的汽車聲,等江怡墨和徐風反應過來,車已經停在了他倆身後。

沈謹塵的車?

“江總,沈謹塵親自開車帶江雨菲和朵朵還有軒軒一起過來,你說他一個大總裁開什麼車,還開得這麼狂,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是賽車手出生呢!”徐風雙手環抱。

“難道你真不知道?”江怡墨反問。

這倒是把徐風給問住了。

“知道什麼?”徐風真不知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