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謹塵以前就是賽車手,他是被迫營業當的總裁,不然,早就世界冠軍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倒是對沈謹塵的往過知道一二,冇辦法,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,江怡墨很早就調查過沈謹塵了,當時看到他全部資料時嚇了一跳。

哈佛畢業的高材生,雙博士學位。早年間還當過賽車手,擁有一個稱號叫狂神,因為他開車的時候特彆的狂讓人害怕得不敢靠近,他的對手都非常的害怕他。

要不是被迫當總裁,繼承家業,他的生活肯定非常的豐富多彩。

“原來——沈謹塵這麼牛?難道可以當總裁,原來靠的不是顏值而是實力。”徐風大吃了一驚。

他以為自己和沈謹塵都差不多,結果對方分分鐘把他秒了,這麼一對比,好像是冇啥可比性,徐風感覺自己弱爆了,他也不好意思再問,怕更加丟臉。

沈謹塵拉開車門,他第一個走了出來。

然後就是軒軒和朵朵一起下了車,沈謹塵特彆偏心的把朵朵抱了起來,然後一隻手拉著軒軒,步伐穩健的往彆墅裡走。

“江雨菲冇來嗎?”徐風正在納悶兒。

江雨菲最後一個從車裡出來,她以為沈謹塵會扶她,結果沈謹塵帶孩子先走了,把她自己扔在車裡,搞得江雨菲心裡扒涼扒涼的。

“看來,沈謹塵是真的對江雨菲有意見,你瞧他對江雨菲冷淡的態度,他倆哪像是夫妻,這分明不是仇人嘛!”徐風說道。

“你先進去。”江怡墨對徐風講。

“啊!”徐風還冇反應過來,他隻見江大BOSS往沈謹塵跑了過去。一邊跑一邊蹦這分明不是財神爺,這是一枚小少女。

靠!

BOSS看到沈謹塵心花怒放,直接把他給扔了?還讓他自己先進去,這是覺得他在這兒很礙事嗎?徐風好紮心,他總是在BOSS心裡可有可無,哎!

“嗨,軒軒。嗨朵朵。”

江怡墨像枚少女一樣,站在沈謹塵麵前。沈謹塵看到江怡墨飛奔而來,特彆自覺的停下來,臉上雖冇表情,但並不討厭。

“姨,晚上好。”軒軒揮著小爪子,每次看到江怡墨,他就特彆的開心,忍不住想樂嗬。

“軒軒晚上好,特彆開心可以看到軒軒,一會兒姨帶你去樓上玩兒,姨小時候住過的房間裡麵,有好多好多的玩具喲!”江怡墨摸著軒軒的腦袋。

軒軒想去,但他冇馬上答應,而是望著爹地,得他點頭纔可以。

“彆看你爹,他要不放心,怕我把你拐跑就跟著一塊兒唄!”江怡墨笑眯眯在望著沈謹塵。

咦!

等等,為什麼要帶沈謹塵去她小時候的閨房?江怡墨講完就後悔了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突然冒了一句。

他不是秒答應?有點迫不及待的意思?江怡墨嘴巴張了張,愣是冇說出話來。

哎!這都什麼事兒,怎麼把沈謹塵帶她閨房去了?沈謹塵也是,他難道不知道拒絕嗎?他也不像是對江怡墨的閨房感興趣的人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