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棒啦,太棒啦!咱們一起去姨的房間玩,真好。”軒軒拍手叫好,跳起來叫,特彆的開森。

“朵朵,見到姨開心嗎?讓姨抱抱,好不好?”江怡墨開張臂膀,她想抱朵朵,想和她培養感情。

朵朵的小腦袋耷拉在沈謹塵高高的肩膀上,今天人很多,她有些害怕,看到江怡墨也不激動,表現得有些平淡。

“沒關係,這是姨的家,也是朵朵的家,你不用害怕,不會有人傷害朵朵喲!讓姨抱抱,嗯?”江怡墨繼續張著臂膀,期待朵朵向她撲過來。

這個動作僵持了半天,弄得江怡墨又尷尬又心涼,難不成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?朵朵對她總是忽冷忽熱的,該不是江雨菲又給朵朵灌輸某種思想了吧!

這時!

在江怡墨失落時,朵朵突然向她撲了過來。

江怡墨立馬就笑了,她從沈謹塵懷裡接過了朵朵。

“朵朵好乖呀,今天的漂亮小裙子是誰給你挑選的?非常非常漂亮喲,咱們的朵朵就是一個小公主。”江怡墨一口親在朵朵臉上。

朵朵皮膚超好訥,親著特彆舒服,江怡墨簡直愛死了,她抱著朵朵的樣子,就像一個媽媽抱著女兒一樣,沈謹塵跟在身後,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他眼前出現了這樣一幕。

江怡墨抱著朵朵,軒軒纏著江怡墨,他們三個走在一起說說笑笑,不管軒軒問什麼,江怡墨都會特彆有耐心的回答,不會發脾氣,不會吼他。

還有朵朵,平時誰都不讓抱,可江怡墨卻總有辦法收服她。

沈謹塵心情挺複雜的,他甚至產生了幻覺,江怡墨比江雨菲更像是孩子的母親。

江怡墨抱著朵朵,拉著軒軒,一塊兒穿過一樓大廳,往二樓的樓梯上走,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往樓上走。江怡墨抱著朵朵,這倒並不稀奇。按輩份,朵朵和軒軒都該叫她一聲姨,江怡墨喜歡孩子們,和他們一起玩,大家都會覺得是正常的。

隻是沈謹塵的出現,讓人覺得不對勁兒。

他不該和江雨菲一起嗎?為何會把江雨菲獨自甩得遠遠的,他這是緊跟江怡墨的節奏呀!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們纔是夫妻,朵朵和軒軒是他倆的孩子呢?因為他們幾個人走在一起特彆像一家人。

江怡墨喜歡孩子,抱著朵朵的她非常有母愛。沈謹塵身材高大,冷冷的酷酷的,特彆的安全感,跟在江怡墨身後就像是在保護他們一樣。

“當,當,當,當。這就是姨小時候的房間啦!有冇有很驚豔?”

江怡墨推開門,隆重的介紹自己的房間。

房間裡最多的就是芭比娃娃了,幾乎占了半個房間,江怡墨小時候的最愛,還有很多兒時的玩具,這些東西,見證了江怡墨整個童年。

“姨,這是你嗎?”軒軒舉著一個相框,裡麵放了張江怡墨小時候的照片,她在哇哇大笑,嘴巴張得好大,像要吃人一樣。

長得很可愛,但是拍照片的人技術不行,把江怡墨拍得特彆的醜,要不是為了留住紀念,這種照片江怡墨是不會留著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