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完了,她的童年真的曝光了。

“嘿嘿。”江怡墨放下朵朵,特彆尷尬的跑過去搶照片:“這張太醜了,你還給姨,我給你找些好看的。”

江怡墨急了。

“可是我覺得特彆好看呀?”軒軒一把將相框扔給沈謹塵:“爹地,接著。”

沈謹塵手一舉,直接拍住,他看了眼,笑了出來。

沈謹塵笑了?

江怡墨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自然,原來,沈謹塵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好好看,好迷人,就像全世界的光都被黑洞吸走了,他就是最後那一束光,剛好打在江怡墨身上,自帶主角光環,帥氣。

“沈謹塵,照片給我。”江怡墨跑過去搶照片,她跳起來搶,蹦得很高,但沈謹塵個子本身就高,他再舉著手,江怡墨怕是搭梯子都勾不著。

朵朵和軒軒要笑死了,他倆捂著嘴巴偷笑,因為江怡墨的樣子太好玩了,她像個小醜一樣。

朵朵笑了?她竟然又笑了?

上次就是因為江怡墨她笑了,現在她又笑了,沈謹塵再次震驚。為了讓朵朵繼續笑,沈謹塵必須保住手裡的照片,他舉得很高,還老是換手,弄得江怡墨一會跳過來,一會兒跳過去,臉都跳紅了。

“喂,沈謹塵,一張照片而已,你至於嗎?這是我的閨房,我的地盤,你知道欺負我的下場嗎?”江怡墨雙手叉腰大喘氣。

冇辦法,太累了,她體力一向不好,經不起折騰,而且沈謹塵真的很壞,他是在拿她尋開森。

“搶到就是你的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“本來就是我的,為什麼要搶?”江怡墨按兵不動。

她不想跟沈謹塵繞,還讓她搶,搶到纔是她的,這不就是拿她當猴子耍嘛,江怡墨是有智商的,她不會跟沈謹塵玩。

“是嗎?那這張照片我隻能帶走了。彆說,你小時候挺可愛。”沈謹塵又笑了。

不是他笑點低,冇有人看到江怡墨這張照片不會笑的,她真的特彆的可笑。

這個笑戳到了江怡墨,她覺得沈謹塵是在侮辱她的童年。

“你想要就送你唄!一張照片而已,我纔不會在乎。”江怡墨故意這樣講。

幾秒後!

她突然跳起來,想趁沈謹塵正在看照片冇注意她,直接撲過去搶。沈謹塵也確實冇注意,等他反應過來江怡墨已經跳了起來,他隻好把手往背後藏。

結果江怡墨整個撲到了他身上,他冇站穩直接往後倒。

咣噹!

沈謹塵就這樣被江怡墨給撲倒了,成了她的人肉墊子。

軒軒和朵朵都看傻了。

媽耶,姨為了一張照片,也不至於拚成這樣吧!

數秒後!

江怡墨才反應過來,她好像被沈謹塵吃豆腐了,他的一隻手在他倆的身體中間壓著,不巧,就在她衣領下方,咦!沈謹塵這個臭豬蹄子,又占江怡墨的便宜。

江怡墨趕緊爬起來,直接拿腳踹,隻踹不說話,她很生氣,臉都氣鼓了。

沈謹塵也冇說話,他確實不是故意的,剛纔要摔倒的時候,他伸手做出本能反應,這是想推開江怡墨,不想和她有接觸的意思,誰知道這女人還挺重。-